您现在的位置: 红豆社区 城市论坛 南宁论坛 → 挥之不去的往事-记“八口塘”张氏...
社区广播站:
  推荐:
  标题: [原创] 挥之不去的往事-记“八口塘”张氏与宗亲的交往 禺草号汉阳 (您是本帖第542个阅读者|本帖回复: 2)
派拉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2163 黄豆:4
经验:1221
主帖:538回帖:553
注册时间:2015-12-21
来自:湖北武汉市
  回复  引用  悄悄话 评价  收藏  编辑 看楼主  [更多功能] 发表于 2022-08-24 12:24 第1楼  
|帮助|
  挥之不去的往事-记“八口塘”张氏与宗亲的交往


那年,孝感杨店宗亲张继明老师,用微信传来“八口塘”张氏与柏泉老家人的几次交往的记载,从中领会到亲情是打断骨头连着筋,血溶浓如水的紧密关系,是山水、距离、时间所阻挡不住的!慎终追远寻根访祖像磁铁,同样吸引着柏泉三甲家族的后世子孙。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寻根问祖,是我们三甲张氏家族每个人所向往的,这是与生俱来的本能,是深入骨髓、流淌在血液中遗传基因。

张老师讲述道:孝感“八口塘”张氏,作为一支漂流在异乡数百年的宗亲,经过长时间几代人的历练洗礼,虽融入孝感邑地社会,并在那里繁衍生息,可瓢泊之感随影而行,随着飞逝的时光还倍感强烈,这是生活在柏泉老家,领略先祖神灵庇护的族亲领会不到的,宋·蔡伸《踏莎行·佩解江皋》“人生惟有别离苦。别时容易见时难......”那种思念、孤独、惆怅、徘徊之感,未曾经历过的人,那是全然感受不到的!如纳兰性德《长相思》所描绘: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①。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②。







下面将张老师“八口塘”张与柏泉老家的几次交往”的记载,进行转载,让孝感“八口塘”张宗亲们的这种思念,化作动力,激励后人传承先祖们的鸿鹄之志:

1.八世祖琦圣公迁来孝邑,洪乐乡(杨店),岁丰会,栖凤楼社,开创了“八口塘”张家湾。后至乾隆年间,柏泉老家有二位老人来过我们湾,但我们这里的老人没有接待他们,他们站在门口塘上望了一眼就走了.

2.十二世祖策死后葬汉阳。

3.清嘉庆辛未年间,即一八一一年,十九世祖光佐公赴汉镇府考,因考期推迟几天,在客栈想起老辈人常说的我们的祖籍是汉阳柏泉之事,亲自到柏泉考证,结果与老辈人所说一致,于是手抄了一份柏泉康熙四十六年首修《张氏家谱》.(以上据手抄家谱记载)

    4.上世纪九十年代,父亲和族里的正和大伯参与张魏等五姓清谱,其间意外发现家谱,果断与魏姓等分开单独清谱。清谱完成后,父亲和正和大伯去了一次柏泉。查阅了柏泉《张氏家谱》,再次证实我们的祖籍是柏泉老屋湾,并意欲与柏泉老家合谱,因柏泉张氏当时没有续谱计划,只得作罢。


5.意外发现家谱后,总有要了解柏泉老家的欲望,二0一四年四月底的一个双休日,在百度搜索“汉阳柏泉山”,网页上突然出现昌万祖介绍柏泉张氏家族及先祖张三异其人其事的博文,打开手抄家谱一对照,果然是我同宗一族,兴奋之余马上注册新浪账号,把手抄《张氏家谱》三异祖的记载部分拍照发到新浪微博上,昌万祖看到后随即与我联系上。这样通过家谱我与宗亲长辈在网上相识,并一直在网上交流通。二0一六年五月十一日带学生参观武汉科技馆,借此机会与长辈相约在武汉科技馆见面。





 

从以上几次的交往看,还是我们主动与老家交往多些,说明我们这支一直都在寻找自己的根。另外从以上几次的交往中可以看出,我们失去对柏泉老家的记忆的大概时间。



陈国玺《寻根问祖》

先人挥洒离乡泪,后裔知归报本心。

广济寺前思故里,古槐树下忆宗亲。


琦圣祖迁来杨店后至1811年这段时间我们对柏泉老家是有记忆的,因为老辈人经常在往下传承,不然的话光佐祖在1811年就不会到柏泉去考证并抄回家谱。

1811年光佐祖抄回家谱,距现在二百年多一点,他抄回家谱以后至少在五十年内,我们对老家的印象应该还是有记忆,到现在我们发现《家谱》已二十多年,那么其间,约一百三十年,那是我们对老家失去记忆的时间(或许没有130年)。即1861年至1995年这段时间我们就没有老家的概念了。究其原因有社会不安定的因素,其间经历清朝末年,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的更迭,及“文革”这样的历史运动;这也与老辈人没有很好往下传承有关。





星期天回湾里(孝感老家)听少和大伯讲,他的父辈和他本人所经历的两件事,就能说明这个问题。(一). 一九四八年秋,少和他父亲到河南信阳作生意,夜晚为省钱不住客栈,在叫柜子冲的乡下找一人家,做点吃的,将就住一晚上,第二天好赶路。晚上聊天互通姓名,原来主人也姓张,听老辈人讲是从孝感迁来的,他们没有家谱,迁出时湾名叫“八口塘”张氏,祖坟地在墩子岗。他父亲一听这不就是我们湾吗,原来主人是从我们湾迁出的宗亲,迁出来大慨有七,八代了,搞清了彼此是宗亲关系后,于是主人盛情款待,并约定第二年把我们的族谱带给他们,遗憾的是,第二年解放军南下政权更迭,就再没机会去河南做生意了,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迫于形势,他也没再敢向人讲这段旧事。






(二).上世纪六十年代大集体时,少和大伯在田间劳动,有外地的二位老人,向他打听附近有没有叫“八口塘”的张姓湾,他当时年轻,不知我们湾就是“八口塘”,就随便说了声附近没有这个湾名。二位老人就走了。中午回家吃饭,就去问他大伯(国华的爷爷),他大伯说我们湾过去就叫“八口塘”,顿时他傻了眼,意识到刚才的二位老人肯定是从我们湾迁出的宗亲,当他再去找人时已不知去向。当他父亲知道这事时,他才意识到可能与他十几年前的约定有关,这时他才说出当年的经历和约定。每当少和大伯谈起这事时他都感到遗憾。当时正值“文革”初期,他父子从事道士职业,属于横扫对象,没敢再与宗亲联系。由此可见,如果不是社会变革,如果上辈老人向后辈传承家族的历史,或许就没有这些遗憾曾在......





注:
1.榆关,指山海关,畔指那边。
2.聒,絮聒,吵闹声不绝,柳永《瓜茉莉·秋夜》“残蝉嗓晚,甚聒得人心欲碎。”

豆豆爱痘痘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33280 黄豆:0
经验:12216
主帖:73回帖:12038
注册时间:2008-01-17
来自: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0 发表于 2022-08-31 09:34 第2楼  
心仪广西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97012 黄豆:0
经验:33247
主帖:3回帖:33166
注册时间:2014-11-29
来自: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0 发表于 2022-08-31 22:33 第3楼  
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