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红豆社区 城市论坛 防城港论坛 → 三江屠鳄剑(连载)
本版版主:蝴蝶岛 | 山竹桔 | 军歌嘹亮
社区广播站:
  推荐:
  标题: 精华主题[原创] 三江屠鳄剑(连载) 精彩文章(您是本帖第8546个阅读者|本帖回复: 621)
金刀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17509 黄豆:77
经验:21114
主帖:489回帖:17510
注册时间:2005-12-27
来自:广西防城港


  回复  引用 悄悄话 评价  收藏  看楼主  [更多功能] 发表于 2011-09-09 14:56 第1楼  
打印|帮助|
                                               
               三江屠鳄剑(连载)


                                
     一条汉子,从十万大山野人出没之地起程,越过一重又一重山,淌过一条又一条河,穿过一片又一片林,向着高峻的蜈蚣岭和岭下那条流向大海的清流,晓行夜宿,一路风尘勃勃向着那个神秘的地方走去。一路象神行太保那样轻飘飘向着目的地前进;快步运动之中的放松,放松之中的运动,没有苦,只有功力增长的感觉和内劲的不断鼓荡……

     怀里揣着一只竹牍,上面有一份邀请:“金刀谷主,八月初九本岛将举行英雄大会,恭请各路好汉相会……”落款:“三江叩拜”。

   走啊走。

   走到了一个地广人稀的盆地,四周树林茂盛,江河穿梭,一片肥沃的田野镶钳其间,在山岚海雾环抱之中,一切显得迷漓和神秘。

    诺大的一片水田中间只有一个老汉在驶牛,只见戴笠帽穿蓑衣的他大声唱道:

    平旺山里我最野

    斯文事儿莫问我

    要讲驶牛算学位

    在下排到博士后

    他急忙上前抱拳:“阁下莫不是名震江湖上的‘平旺农民伯伯’……”




                            
    突然,双腿齐膝没入泥潭中的平旺农民伯伯一个旱地拔葱,飞跃而上稳稳站立:“好汉过奖,小生乃山村野夫。”
    这时的伯伯换了一个人样,仿佛川剧的变脸,变成一个虎虎生风的人物,只见他轮起手中的牛鞭了转了一个八字圈在空中打得呼的一声响,沉甸甸滑溜溜冷嗖嗖,令人望而生畏。江湖久闻“牛鞭功夫”今天终于看到了,使人有足慰平生之感。

    伯伯看着他随身带着金色的单刀,高兴的抱拳:“哈!哈!英雄可是野人谷谷主?”

    “金刀代表野人谷的野人兄弟向伯伯请安!”

     “伯伯的功夫一流,令金某茅塞顿开!佩服、佩服!”

    “伯伯的功夫系驶牛驶出来的,海涵海涵!”

    “金兄可是去三江赴约?”

    “正是!伯伯去也?”

    “正是!”

     哈!哈!两个粗鲁人的的笑声在田野间回荡……




                                       三

    走进水泊冲孔,河叉子纵横交错,三三两两的农人在宽广的田间,远远看去只有两三个黑点,更显得清幽。

     人烟很薄,鸟语很欢。花香正浓,真正的一派世外桃源。

     这是一个梦一样的世界……


     忽闻路上踏歌声。那歌声近了,歌者是一高挑的女子:

      古街落雨湿达达
      那良姑娘一枝花
      百思千想猜不透
      妹妹总外嫁它乡

      忧郁的歌声象河边水草,缚得人心有点痛有点痒有点慌……

      一个蒙面女侠直面阳光,笠帽下是轻沙朦罩的脸,只剩下一双冷峻的杏目在外,还有手上随时出鞘的青龙剑。这便是女侠“阿里山的姑娘”。

     “两位英雄可是伯伯与金刀?”

     “免英雄,俺俩便是!”

      “两位英雄可是往三江赴约?”

      “正是!”

      “ 小女子亦赴约。”

        哈!哈!哈!,在两男的笑声中增加了一个冷艳的女声。
  




     三客边歌边行,在冲孔水泊的原野中好不惬意。

     正在得意间,忽然阿里山姑娘举起手,满脸的严峻,握剑鞘的手出现杀机。

    一阵似有似无的马蹄声传来,声音渐近,在马蹄的声音中似乎还有一种可怕的东西——“喃一嘟一阔……”

     三人脸色大变!

    那“喃一嘟一阔”的声音中灌满了一种内劲,裂人肺腑,催人性命。三人急忙稳住心,意念内守。金刀站起混圆桩,在放松的中用精神的凝重抵挡那个外来的魔力。阿里山姑娘马上在胸前竖起剑指,口中念着秘诀。平旺农民伯伯则干脆盘坐合什运气……

     骑马人渐近。

    只见这个人头戴一只用树梢、花叶地扎成的“草帽”,其中那娇艳的花盛溢着紫色的妖姬——杉芽狼。这便是以“喃嘟阔”内功名震江湖的“杉芽 狼”,他的“喃嘟阔”好生了得,令人闻风丧胆,它既是一门武器也是一门惊世的独门内功的。吹起来,夺人性命。

    马蹄声到,“喃一嘟一阔”声音突然住。

     手拿“喃嘟阔”兵器的杉牙狼一个翻身飞下马来,朗声大喊:

    “三位可否金刀、伯伯、姑娘英雄?”

    “在下多有得罪,杉牙狼在此赔礼!”说罢抱拳弯腰俯首。

     三人收功息气,恢复常态。

    “杉芽狼,你可想要我等的命脉啊!”金刀说了一句心里话。

     阿里山姑娘已经粉脸绯红:“狼哥哥,好功夫!”

     平旺农民伯伯瓮声瓮气的说;“狼兄好武艺,我伯伯的牛鞭功也非等闲!”

    “多有得罪各位,敢问汝等可是赴三江英雄约?”

     三人应诺。

     四人仰天长笑……
                                  
      一行人已经到达冲孔鳄鱼湖,芦苇丛生,轻烟缭绕,水鸟飞翔,水面九九八十一湾,湾湾相连。说美丽真是美丽,说神秘真是神秘,不知道是仙人境还是魔鬼地,引人心慌意乱……

     英雄们面对这难以寻找的人世间净土,思绪成千,他们或者摇头摆脑吟诵或者慷慨悲歌。

     金刀高昂头朗声道:

     野人谷里野人拳

     喊天缄地纯自然

     更有意念守丹田

     绝技上身人莫知

     阿里山姑娘眉眼一飞,身影早已经跳出去,裙裾一摆,形成一个漂亮的弧圈,只见她唱道:

     崖系那良的姑娘

     担水推磨把功练

     泼皮无赖莫前来

     抓你三摊当儿戏

     杉芽狼心有所思,心有不甘又不便明说,只能壮着胆子唱:

     妹阿妹阿你不知

     来来去去都为汝

     伤心悲痛不可怕

     嚼杉芽狼敷你身

     这边平旺农民伯伯气了,心想没人理采我,看不起我驶牛人?上前一步倔声倔气呤道:

     金万吹牛某识羞

     姑娘姑娘娇气了

     狼兄忌色成不成

     且看生生一牛鞭

    你来我往,你吟我唱,你方唱罢我登场,一干人的欢声笑语打破鳄鱼湖的寂寞。



       突然,一群野牛潮水般涌来,狂风般的掠过,好象后面有恶魔追赶,四人提高了警惕。

     “倏!”的一声,一个人影踩着芦苇叶飞出来,对着飞奔而去的牛群用双手撑开大口,大喊:“咩!咩!咩……”但牛群并不买帐,已经没有了踪影。

     此人火气上升,对着牛群愤愤的喊道;

     你牛我更比你牛

     我有九亿九千牛

     那年群雄来争夺

      剩下九万九千头

      众人一乐,这不是牛博士还有谁?


                             六

    好个牛博士,腰挂的酒壶芦在摇晃,酒气冲天。那管旁边的几位武林中人,舞动着双牛角玩起了拳脚,只见前前后后,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翻滚,防上打下,防左打右,

    一双牛角使唤得心应该手,虎虎生风,最后收式。好个牛博士,一刻钟的一个套路打下来竟然大气不喘,真的厉害!

    有诗为证:

    双板斧李逵过时,

    双牛角博士犀利。

    汝说汝武功厉害,

    敢否接俺一牛角。

    突然,一声断喝,一个身影飞上去:

   “博士,伯伯老矣也要请教一二!”平旺农民伯伯摆了“牛仔过平旺”门户。

    这招式非常毒辣,单从字义上理解就是“有去某回!”

    这边牛博士喊了一声:“野牛揪角”猛向前挥出双牛角尖。

    伯伯不敢怠慢,不敢直接去架,躲向一边——那牛力可不是闹着玩的。

    伯伯再使出七分的力气一鞭打向前,牛博士用双牛角架起,“嘣!”的一声惊炸声响起。双方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了几步。

    真乃世均力敌也。

    金刀、杉牙狼、那良姑娘一齐跳进分别用兵器隔开两个都姓“牛”的魔王。

    两人见有台阶也捡便宜下了。



    金刀问:“牛博士,适才野牛群峰涌而过,是汝所为吗?”

   “俺也奇怪,俺还叫它们不要跑,俺可没本事驱赶潮水般的野牛群啊!”

     几个人想起来,是的,刚才牛博士还“咩咩”的叫野牛呢。

     那良姑娘吸了吸鼻子,皱了皱眉头;牛博士疑惑不解,伯伯一派无所谓,金刀却有所思。

     金刀问:“各位嗅到什么吗?”

     姑娘:“是有一点!”

    “什么?”“什么?”伯伯、博士追问。

     “危险!”金刀说,姑娘点点头。

    “在何处?”

    “本野人只是感觉……”

     伯伯也开始竖耳、侧头,博士双目环顾四周。

     四周是死一般的宁静……

                              七

     看不见但已经感觉到的危险似乎越来越近,但众人谈笑依然。他们是什么角色,那个不是九死一生,那个不是从死人堆里面滚出来的?

    前面的一个岔路口走出一个文弱书生,手拿一把折扇一边走一边摇,摇头晃脑吟道:

诗书读几年

武功真不会

心情是春雨

中庸在我身

看着走路象要跌跤一样软弱无力“春雨”书生,众人乐了。

春雨走上来抱拳施礼:“各位英雄可否是前去三江赴约?”

“俺们是啊!”有人回复。

春雨:“小生也应约随各位前往,请多包涵。”

“你去三江参加英雄约?”伯伯问。

“是的,在下借各位英雄的东风!”
   走路摇晃虚不禁风的书生竟然去参加武林英雄大会,真系滑天下之大稽,令人忍俊不禁。

哈、哈、哈……众人笑弯了腰,平旺农民伯伯昂天大笑,牛博士笑得学野牛奔跑,杉芽狼笑歪了脸,金刀一边笑一边学春雨文弱的步伐,阿里山姑娘则捂住嘴窃笑……

春雨一脸的疑惑:“各位好汉,书生多有得罪,请指教。”

    众人更是大笑个不停。

春雨也不恼,独自先行从沙石土路摇摇晃晃往前,虚弱得象随风摆柳的慢慢走在在众人的前面,一步、二步、三步……

突然,众好汉一齐收声,肃然吸气,人人脸色大变,惊愕不已。

何也?

    只见被众人作为笑料的文弱书生春雨脚之上是飘忽的风茅,脚掌之下却象没有声响的倒碓,一步一个金刚倒碓,每一步都倒出深陷的脚印,一个、二个、三个……

    那是江湖上闻名已久的“千斤坠”,那是春雨身体内有千斤功力的重量往地上压,压出一个个深深的脚印。千斤坠的上身要很放松很轻松很飘柔,这样内气才能下沉往地上灌,把重力往下聚。

                            八

    众人围上去纷纷抱拳施礼。

    金刀:“春雨英雄,请恕不敬之罪!”

    平旺农民伯伯:“俺老眼昏花,失礼了!”

    杉芽狼:“有眼某识泰山!”

    牛博士:“俺酒醉也!”

    阿里山姑娘:“春雨大侠大人大量!”

    春雨一一回礼:“那里、那里,春雨献丑、献丑,三脚猫的东西,安能与各位英雄比伯仲?”

    大家谦让了一翻,然后高高兴兴的一起赶路。



    走过一段路,出现一位佗背衣着滥褛的老妪,她拄着一条拐棍,手拿一只破碗,颤悠颤悠的迎面而来。来到大家面前时,她伸出破碗,老气弱声:“讨一口饭,行行好……”、“行行好……”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出不了声,给不了乞丐饭,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大家一直饿着肚子呢。

    杉芽狼摸出一两碎银递给老乞丐,满以为她会感激不尽。

    谁知她却不接,反而喃喃说:“多谢官人,本老妪只讨饭不讨钱……”令众人惊奇,天地之大无奇不有,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乞丐!

    金刀慢慢摸出一只从野人谷带来噜古粽,递给了老妪。

    老妪慢慢伸手将迎接,却又不接……突然一转身背向众人,手往脸上一抹,佗背的腰挺直了,用清亮的语调说了一句:“恋海之水MM拜见各位英雄”,再慢慢转身……

    众人发呆了。

    刚才的老乞了已经不见了,变成了眼前的她,这是一位穿着乞丐装束,伪装成老妪却充满朝气,楚楚动人的美女。

    阿里山姑娘高兴得笑了,杉芽狼眼直了,牛博士张口结舌,平旺农民伯伯却机灵得很:“我说呢,老掉牙的巫婆与仙女是不一样的啊!”赤裸裸的讨好美女。

    恋海之水从破布袋里面掏出一捧煮熟了的“红姑娘”,给众人每人一条,大家一下子便狼吞虎咽完了,僧多粥少,肚子还是饿得咕咕响。

    众人再向前行。

    前面是一个十字坡,老树枯叉下是一间简陋的茅舍,斜挑出一面“酒”旗,旁边有一孤鸦在叫。

    里面是二个妇人,一个中年,一个少年。前者风韵犹存,笑意盈面,后者青春年少,妖野风骚。

                              

    大家觉得好奇,在这个死一般沉静的地方竟然有人开酒店?

    然而饥肠辘辘战胜了心情的疑惑,大家走近,二女从茅僚的挑逢迎出来。风韵犹存的女老板满脸春风说:“各位客官,请里进!请里进!”又回头对年少的风骚女子说:“快来招呼客人啊!”风骚的娇嗲的应了一声,手捧一把热茶壶扭着水蛇腰迎上来,一边给大家斟茶倒水,一边悄悄的一个一个察看各位来客。只见她眉眼顾盼,脸上始终是似笑非笑似人似妖。有诗为证:

    老树孤鸦鳄鱼湖

    千种风情似白狐

    天不累赘入茅寮

    安知销魂与祸福

    大家坐下喝茶,杉芽狼、牛博士、平旺农民伯伯总是偷偷的望着女少年,她也似羞似媚似娇的回眸……

    春雨是细心人,感觉有些异样,向金刀点了点头,金刀也回应。

    风韵犹存笑脸相问:“各位客官,点何食?”

    金刀:“我等肚子饿了,吾该先上包子填肚!”

   “客官,马上到!!”

    风骚端上一筛包子,大家刚伸手,春雨急忙拦住:“且慢!”他拿起一只细细的看了看,又嗅了嗅……

    风骚发火了,一把抢过来:“有毒的吃下会死人!”然后咬了一口:“我先死给你们看!”似骂似娇……

     金刀不好意思说:“对不起,我们吃吧。”

     各人抓起包子大口吃起来。

     突然,杉牙狼说:“我这只包子肉陷里好象有指甲……”

     风韵犹存说:“那是人的手趾甲!”大家一惊。

    “哈!哈!哈!”风韵笑得弯了腰,笑得大家不好意思。“如果大家怕请勿再吃,其实我俩是用马骝的肉做的陷,故里面有趾甲!”

    啊,原来如此……

    饭吃得半饱,牛博士大叫:“上酒!”

    风骚抱出一酒坛,说:“这是我家自酿的正米酒,味香口顺不上头!”说着给每人倒了一碗,果然香气诱人。

    众人拿起酒碗正在要仰头大喝,一声断喝:“请勿动!”春雨拿起酒碗左看右看,再放在鼻子前闻……

    这边风韵发火了:“这酒有‘观音麻’,不要饮啊,我来饮!我死在各位英雄面前!”,抢过一碗昂头咕噜咕噜的一饮而尽!然后对风骚说:“将酒收回坛子!”

    好汉们不好意思了,纷纷解释,请风韵留酒给他们饮。风韵虽然很生气,但还是说:“好吧!各位好饮!”只见她又对风骚说“上一盘那良猪头肉、一盘炒花生!让客官们喝个够!”

    风骚端上一大盘白斩那良猪头肉,一大盘金黄的炒花生。

    众人开怀大饮,风骚退回里面柜台处与风韵在一起看着英雄们的豪饮。

    一刻钟功夫,牛博士说:“这酒闷重,头昏了”,其它人也说要醉了。

    只见两妇人站起来指着众人,拍着手笑起来:“倒!倒!倒……”

    众人纷纷相继倒下,最后的是金刀,一个仰身跌倒地下……

    正是:

    古之英雄百战狂

    今之好汉翻船多

     阴沟更甚大江河

     观音麻药催命汤

     只见风骚对风韵说:“阿姐好聪明,你先饮解药了!”

    “阿姐我当然不会笨!”“任你奸似鬼,喝了老娘观音麻汤!”

    风骚用手指着地上的一干人:“那个什么金刀可做五花扣肉;杉芽狼肉色好,可以白灼;那个牛博士和阿里山姑娘一黑一白,刚好可以做鸳鸯白斩肉拼盘;恋海之水细皮嫩肉可配中药生蒸;春雨什么骨头好加牛牯大力用慢火炖汤……

    却说地下这一帮倒地人中有一个人未曾睡着,喝酒时他用大衫袖捂着脸将酒倒进身体里面,看到众人一一倒下,他也装成被毒药醉倒,这便是金刀……此刻听到二个婆娘的对话,已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但强忍住,闭眼睛定定睡在地上,看妇人如何所为。

    此时,只见两妇人架起杉牙狼放到案台上,再拖平旺农民伯伯,然后来拉金刀……

                           十
    风韵风骚两人的手刚一触到金刀的手,金刀的手也就很自然的缠住了她们的手,两妇人一惊,手猛缩回来,金刀不用一点力气便站了起来,这是利用对方往回缩产生的力借以让自己使用——这在功夫上是叫“借力”。二女骇然,一招“霸王送客”一左一右两人两力形成一个整体劲向金刀猛推过来。金刀高兴了,这正中下怀,两手顺着她俩的力气方向往自己身后两边引,二女的来劲空了,金刀再稍加一点点力去辅助她们的推力,就象打千揪时别人在旁边顺着摆动的方向帮助加一点力就会荡得更高,她俩竟然向金刀身后飘了起来,金刀抓着她们的腰带一左一右向两边平举了起来,这是少林门中的“石桩”套路的基本动作。前面借她们的力向自己身后引很轻松,但将她们平举向两侧时,却是需要功力的,那叫“中定劲”……

    金刀的脸已经变青黑,大喝:“汝等毒妇,竟敢谋害江湖好汉的性命!”往下一摔,两女跌作一堆,金刀再上前一脚踏住,抽出金黄色的单刀,猛然举起:“我的刀吃斋多时,今天开杀戒!”二女闭上眼睛等死……

    突然,一个并不很高却如利箭穿人肺俯的喊声传过来:“刀下留人!”
    金刀一迟疑,转过头来,看见一个身穿大红架裟白须飘忽的老和尚,正在湖水面脚踏着一枝芦苇渡水而来,真令人恍如隔世——那简直就是达摩祖师渡江东来的化身。

    只见老僧从芦苇丛中飞身起来轻轻飘落到地面:“施主,勿开杀戒,杀人一命入地狱十层,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金刀正在犹豫间。

    “南山老怪拜见金刀谷主!”

    金刀好象作梦一样,南山老怪是那梭南山寺古刹的法师,多年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他在嵩山少林寺出家练武,在达摩洞面壁八年,在打坐之中突然天慧开巧,窥见了当年达摩的绝技,苦练之后竟然获得了“芦苇渡水”的轻功。之后来到十万大山的那梭南山寺任主持,除佛门功课之外,一概闭门谢客,成心向佛,禅武一体。

    金刀的豪气全消,放下单刀。

   “金某向南山大侠请安!”

    南山指着中年、青年两妇人说:“她们便是江湖上的‘雌形双妖’,年长的叫开心摄影,年少的叫张来的海,两人的武功很奇怪,那个人出右手,这个人会同时出左手;那个人出左脚这个人会同时出右脚;两人的武力合成‘一个人’的武力,所以力量惊人。”

    “她们是劫富济贫的江湖好汉,但有时也不分青红皂白滥杀无故……”

    “雌形双妖,快谢金刀不杀之恩!”

    “拜谢金刀,多有得罪!”

     金刀:“不必!快救我等兄弟!快!”

     风韵叫风骚:“快取金花茶水来!”

    风骚一溜烟的跑开又端来一大壶金花茶水,一一灌进地上的这些被毒倒的人们嘴里。
    这解药真见效,一袋烟的功夫,便一个个清醒过来……
         牛博士说:“怎么我醉了也不知道?”

    平旺农民伯伯:“我则是不知道我醉啊!”
     春雨:“ 适才周公召吾去也!”
    春雨用手擦了又擦眼睛,阿里山姑娘转头望四周,恋海之水摸摸自己脸蛋看看炀不炀手。

    杉芽狼却跳将起来举起喃嘟阔就向“雌形双妖”打去,被南山老怪的禅杖一把隔开。

    金刀:“各位英雄,不打不相识,这位便是如雷贯耳的江湖奇侠南山老怪法师。这两位也是江湖中人,她们叫‘雌形双妖’,一个叫开心摄影。一个叫张来的海,两人如同一人,两人手脚互相配合,出力一样,所以功力增加了一倍。

    南山老怪:“老纳跟随各位英雄前往三江赴约!“

    雌形双妖:“我俩也跟随英雄们去闯世界……”

    杉牙狼说:“你们不会再给我们喝观音麻汤吧?”

    开心摄影不好意思低头笑了,张来的海则娇嗔:“去你的,杉哥哥!”

    众人狂笑起来……

十一


    大家好生奇怪,南山老怪竟然从鳄鱼湖水面渡水来赴约。

    金刀:“南山大侠,贵寺在深山,缘何从水上面来?”

    南山一脸惭愧:“阿尼陀佛,罪过!罪过!”“老衲是来找一个畜生!一个畜生!”

    南山凝望着远方,又将眼睛收回来,面向西方双手合什:“我佛慈悲,可怜苍生,弟子义不容辞”、“孽种……阿尼陀佛……”

    看着南山老怪这样喃喃自言自语的矛盾的表情,大家更惊奇了,但这是一位得道高僧,一位德高望重的人物,礼数上又不能多问。

    沉闷的空气在这些赶路人这间漫延,必须要有人来打破。

    前面不远处一个山坡上,出现一群羊,一个白衣的牧羊姑娘挥鞭唱道:

    蓝蓝天上白云飘

    青青草地红花摇

    羊儿是我的朋友

    草地是我的家园

    离开可爱的家乡

    徘回在心的荒原

    只待梦中他出现

    赌上青春和热血

    只见她唱罢挥着皮鞭打了一个很响亮的声音,劲力雄浑,这是一个练武之人。

    杉芽狼、牛博士、平旺农民伯伯几个人窃窃窃私议了一下,看着她越走越近……

    杉芽狼唱:

    姑娘啊姑娘

    你牧的是羊

    我是人之狼

    双方不一样

    牛博士唱:

    羊和牛一个故乡

    你和我同一起唱

    江湖英雄一起走

    不到三江非姑娘

    平旺农民伯伯:

    牧羊皮鞭真漂亮

    象粉红脸庞一样

    驶牛鞭你未见过

    哥鞭妹鞭一个样

    只见牧羊姑娘走近来,两手相握放在身侧,略曲膝行礼:“小女子都市牧羊向各位英雄请安!”“小女子随英雄们前往三江,请多多关照!”

    杉芽狼、牛博士、平旺农民伯伯忙上来打招呼。

    春雨说:“姑娘客气了,江湖之缘!”

    这时后面又响起了一个铜钟般的声音:“包包大人拜见各位好汉!”

    大家回头一看。

                     十二

    这是一名络须脸大汉,身才高大威猛,虎虎生风,手持一把朴刀,正抱拳向大家行礼:“俺包包认识各位英雄真乃三生有幸!”

    众人纷纷回礼。

    只见他:

    儿童读书诗

    少年练武功

    青年当捕快

    壮年升都头

    中年做押司

    小吏厌烦透

    天天练武功

    今日江湖游

    金刀说:“久闻包包大人大名,行侠仗义,武艺超群,如听惊雷,今日相见真如兔子看到大象,河流遇到海。”

   “拜请大人亮一下武功,以解众人仰慕之情!”

    众人纷纷附和叫好,围成了一圈观看。

    好个包包大人,豪爽的应诺一声,摆开架式舞动起来,只见刀刀凶狠,棍棍(刀柄)夺命,左旋上一步一刀,右转上一步一刀,急后跃三步回身一刀。上是“云雾缠头”,下是“平地割葱”,中是“樵夫砍棘”,躺在地上是“河里撒网”,跳起来是“海龙腾空”……

    直看得众人目瞪口呆,想不到这样一把普普照通通的朴刀,在包包大人的手里竟然使得这样出神入化,令人目不暇接。

    最后,包包大人一个“猛虎归山”,收式。

    众人曝发出热烈的掌声!



    继续向前走

    看到前面有一个人影,大家赶上去。

    这是一个青秀的悄丽女子,但不见她的淑女步履,反而是醉熏熏的歪歪斜斜、东倒西歪的走路……

    大家好笑起来。

    牛博士说:“我以为只有我醉,谁知尚有佳人‘相伴’……”

    平旺农民伯伯:“女子醉酒更精彩!”

    杉芽狼:“哥醉妹不醉,妹醉哥不醉!”

    雌形双妖开心摄影和张来的海乐了:“妹妹好耍!”

    阿里山姑娘:“阿妹你小心啊!”

    恋海之水:“你不会象我那样是装出来的吧?”

    春雨:“非礼勿视……”

    包包大人:“姑娘家不能那样喝酒!“

    金刀:“姑娘小心!”

    南山老怪:“阿尼陀佛,善哉!善哉!”

    那姑娘越来越醉,越醉越厉害,跌跌撞撞,手舞足蹈,身形摇晃……

    只是这个醉姑娘没有一点酒气,一点酒气众人也嗅不到。奇怪!

    突然,姑娘的动作风格再变,在歪歪倒倒之中,或出手或出脚或出肘或出膝或出肩或出胯,力道奇诡又深不可测……

    大家停止笑了,都专注的看悄丽女子的表演。慢慢金刀脸容严峻起来,想说什么又停住。南山老怪点点头,眼睛亮了起来……

    这时只见平常心如死水的南山老怪象已经还俗一样,形色外露,朗声吟唱起来:“头颈儿,曾触北周巅,两肩谁敢与周旋。臀膊儿,铁样坚;手肘儿,如雷电。拳似抵柱,掌为风烟。膝儿起,将人掀;脚儿勾,将人损。披削爪掌,肩头当先。身范儿,如狂如颠;步趋儿,东址西牵,好叫人难留恋。八洞仙迹,打成个锦冠顾天。”

    那个悄丽的女子,也在柔化发力之中吟颂:“何仙姑,酒醉仙。铁爪篱,怀中见,上爪下爪随他便,随他便。虽则是,鸾颠凤倒也须要,侧进身偏。指上爪胜铁鞭,爪时谁知血痕见。长伸短缩,通臂如猿。”

    众好汉知道眼前的女子非常人,那功夫是一流的啊!

    最后,只见女子一个收式,向众人抱拳鞠躬施礼:“小女子荷花子拜见各位英雄!”

    众人一惊,这才知道,这便是八仙门掌门人,有“何仙姑”美誉的美女荷花子。

                   十三

     一路走着。

    金刀想,真不可思议,三江之约旅途结识了那么多江湖豪杰,见识了那么多奇事,真不枉此行,待到回到野人谷一定好好给野人兄弟说说。

    平旺农民伯伯感慨:“俺一辈子在平旺山里,真的冤枉啊!”

    牛博士说:“我还以为我牛,其实更多人比我牛!”

    春雨摇头吟:“三人行,必有我师。”

    杉芽狼:“痴心侠士,浪漫江湖!”

    那里山姑娘:“那里山怎么比得上三江水泊?”

    雌形双妖感叹:“江湖路,好过酒葫芦。”

    都市牧羊挥手打了一个响鞭:“风雨人生路!”

    恋海之水做了一个鬼脸:“乞丐婆,走江湖。”

    荷花子:“八仙门乃多种拳的集成者,如今可取各派之所长了。”

    包包大人:“做官怎么比得上江湖?”

    南山老怪心想,我来此是寻找那个畜生,未找到先动凡心?江湖如恶果,不能吃、不能吃,默念:“佛祖,保佑我!”



    没有一点预兆,铺天盖地的大雨不约而至,照头照脑泼下来,而且越来越大……

    众人猛跑,雨太大了,大伙都变成了落汤鸡……

    诗日:

    冲孔鳄鱼湖

    风雨江湖路

    英雄和好汉

    浇你没道理

    众人一陈猛跑,终于看到一座两进的破庙,大家跑进去。

    这庙前面是一个大厅,破旧但尚可遮风挡雨,后进有一扇烂门掩着,透过烂门的破洞,看到里面布满了蜘蛛网,靠墙是一排很旧的佛像,有的努目而争,有的平和而笑,有的举着手印,有的垂眼盘膝合什……有点吓人。

    大家一边骂天,一边互相调侃、打闹。

    平旺农民伯伯首先脱离下上衣拧水,一边对其它人说:“大家脱离下来啊!”。他忘记了人群里面有不少女子。

    金刀看了一眼那些女侠,她们此刻豪气全无只有女儿身,更多的是妩媚。雌形双妖、阿里山姑娘、那恋海之水、都要市牧羊、荷花子一个个就象莲藕塘里雨打的荷花,羞涩难当又娇艳欲滴,那湿漉漉的秀发,白嫩的皮肤,湿衣包裹的的胴体,散发着一阵女性特有的芬芳……

    突然,人群中有几双“有贼心没有贼胆”的眼睛往那边瞟过去……

    金刀君子般转开脸。

    春雨自言自语:“非礼勿视,非礼勿闻……”

    南山老怪单手立掌胸前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阿尼陀佛!”

    那荷花子不好意思了,推开里进的破门,用手捞拨蜘蛛网,慢慢走进去……她首先对着靠墙的那一排佛像,双手合什拜了一下:“暂借贵地略栖身!”“多有冒犯……”

    她正欲整理湿衣,突然手停住,眼睛圆睁了!她分明看到位这群佛像中有一座像既是像又象是人,人像难分,初看是像再看是人,复看是像,再复看还是人……

  ”阿……“一代武术宗师的掌门人竟然惊骇得大叫了起来!

十四

    众人急忙进入里面。

    荷花子脸色煞白捂住心口,手指其中一座佛像说:“你们看!”。

    奇怪,真的奇怪!

    一排佛像之中的一座佛像与其它的佛像相比个头相对小了很多,它在一排高大的佛像之中显得很特别。这是一个身穿麻布的“佛”,显得年青而秀气,只见“他”双腿相盘,两脚脚板心朝天,双手合什于胸前,两眼低垂,纹纹不动。常识和理智告诉人们,这是一尊新佛像,但他的衣着皮肤又不象是佛像而象是人,人像难分,真是天底下的奇事。

在“他“的身边,放有一只坛子,和一只喝水的碗。

大家看!”恋海之水用手指着墙上一张布条。只见那上面有几个红色的血字:“还我蝴蝶岛!”

    大家感觉奇怪。

    恋海之水用手试推了一下那座佛像,但奇怪的是手却没有感觉硬绑绑,只感到软绵绵又沉甸甸,有力使不上,就象用手推绵里裹着的大石头或者棉里裹着沉重的生铁……

    她不服气再出力,仍然找不到着力点,推动不了佛像。阿里山姑娘、荷花子、开心摄影、张来的海、都市牧羊见状上来,想一齐发力却同样找不到发力点,因为面对的是一团沉重的软绵绵的“肉团”,没有任何着力点,不知道力点在那里,如何去出力6

    众女侠一头露水。

    这时,只见金刀说了一句低沉又极其严厉的话:“各位宜速去也!”神色严峻得象高峻的十万大山。

    大家一愣,但意识到有重要的事情发生,马上退出到外面的大厅。恋海之水还将破门依照顾原样轻轻关了起来。

    在外面的前厅,金刀与南山老怪眼睛对望着,互相用眼神进行交流,最后金刀点点头,南山老怪也点点头。两人心领神会。

    这时,外面的大雨已经停下来,变成蒙蒙的雨雾。

    南山老怪手往来门外轻轻一挥,自己先行走了出去,其它人也懵懵懂懂的跟了出来,最后是是金刀,他对着里间轻轻的说了一句:“对不起,蝴蝶岛主,请恕我等的鲁莽,金刀在此请罪!”然后退了出来。

    蒙胧的雨雾给破庙和周围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和氛围。

    大家看着南山老怪,等他说话。

    南山老怪沉了沉上涌的内气,吞了吞口水,稳住了情绪。

   “各位,我等笨也!”

    笨也?大家更不理解,为何笨?

    南山再一次深深长长的吸气,然后迟迟的长长的轻轻的吐出来,意念轻守丹田。

   “我等差点坏了一个门派的大事,那将会是江湖上十令人不齿的罪过,那是犯罪!阿尼陀佛!”

    众人更不解。

    南山再叹了一口气……

   “我告诉诸位,刚才那个不是佛,是人,他就是墙上血书的‘蝴蝶岛”,大家奇怪吗?”

    众人更是如坠进五里雾中,你看我我看你……

    “好!请各位双脚打开与肩同宽,微屈,双手自然下垂于腿的两侧,两睛内视,舌抵上腭,呼吸放松,意念坟着丹田但也同样放松……“

    作为武林中人大家对这个太熟识,马上依照而行。

    一会儿,各人都有了反应。

    南山问:“各位,有何感觉?”

    阿里山姑娘:“我感觉身体轻飘飘!”

    牛博士:“好奇怪,一股力气在我身上乱窜……”

    平旺农民伯伯:“我身上有只小小的老鼠仔,在走动……”

    杉芽狼:“似乎内气强了好多。”

    雌形双妖一齐说;“第一次感觉内劲那么厉害!”

    都市牧羊:“真想不到,这样也获得功力!”

    包包大人:“多谢!多谢!不用花精力和时间就能增长功力!”

    荷花子:“八仙门,有新的东西了!”

    恋海之水:“南山大师,是你给我们功力吗?谢谢!”

春雨:“真气也!”

    金刀:“谢谢蝴蝶岛大侠给我们最好的见面礼物!”

    南山老怪一反常态,高兴得手舞足蹈笑起来:“哈……哈……哈……”

    直笑得众人不解的互投疑眼。

    最后,老怪慢慢却认真的说:“各位好汉,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们一站桩,便有内功上身吗?”

    “不知道啊!”大家一齐说。

    “那是因为里面那个蝴蝶岛主给你们的,俺们应该感谢他!”

    “那里面的象人的佛像可不是佛像啊,那是人,是蝴蝶岛。他正在闭关辟谷修练,知道什么叫辟谷闭关吗?

    “知道啊,那就是不吃东西的修练内功!”有人回答。

    老怪说:“但要喝点水,把体内的毒素排出体外,换上体内已经产生的真气……”

    有人不解的问:“为什么在佛像中间闭关辟谷?”

    “那是练武中最大胆的修练方法,与神像一起坐禅,进行辟谷闭关修练,感受神的意志和恩惠,接受大神法力的馈赠,那是事半功倍的练功绝径,这在少林武功中是秘而不传的真功,在少林门高僧都这样修练,老衲也曾那样练习因而天慧开巧见到了达摩祖师,学到了些皮毛的微技。但如不慎,被它人骚乱了,就会走火入魔,变成佛像的“真身”,永远不能返回。故之,即使是武林中有人知道这种练功方法,也没有几个人敢去试……”

    “各位刚才感受到的内功,其实正是里面的蝴蝶岛正在换力生功而感应给我们的,咱们在他闭关修练的附近站桩,故而能感受到他传递的功力。”

    “他修练将近大成,身体内劲已经与大地连接到一起,所以不单止她们几个女侠推不了拉不动他,我们全部上去也拉不动他。大家想想。我们能推得动大山吗?他现在就是大山!”

    大家听得目瞪口呆。

    老怪又说:“此刻,他已经进入到深层次的换力阶段了,很快就功成完满,需要绝对的安静,如果骚扰让他分了神那就会万劫不复——他武功不但不能完成,他反而永远不会再清醒过来,真正变成一尊雕塑的佛像,回不了人世……”

    众人听出了耳油,心乍惊乍疑又乍喜。


                   十五



    环着鳄鱼湖走,有人谈天有人说地,有人想着心事。

    南山老怪心事重重,他在想那个畜牲、那个孽种,那个使自己扯不清理还乱的恶魔。想不到自己苦苦修行一心向佛,却酝出那样的恶果。便立掌于胸仰天长叹:“血溅鳄鱼湖,佛祖心中留……”、“罪过!罪过!”。

    众人看着多变的南山老怪怪异的表现,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不便多问,毕竟人在江湖那有不湿鞋。金刀张了几次嘴,但忍住。

    恋海之水想起丐帮里的日子,,帮主的名声虽然好听但其实挺辛苦,那也没关系,唯有心不知所依,那是隐隐又不能言的痛,默默苦笑了一下,轻轻吟起李清照忧伤的词句: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一个乐天派、一个整天疯疯癫癫搞笑的丐帮帮主,此刻还原回原来愁善感的小女子。

    荷花子刚才的惊吓已经回了魂,但心象误入了尘世,开始想父母、想兄弟,想八仙门姐妹们的归宿,还有自己不能说出口的梦……

    这时平旺农民伯伯的一句话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各位认识三江与否?”

    大家几乎异口同声:“不见过啊!”只有南山老怪不出声。

     牛博士说:“他牛还是我牛?”

     雌形双妖一齐说:“不知道那里可否开得酒店?”

     杉芽狼:“一定是位武功高强的人!”

     都市牧羊:“他那里有草地可以放羊吗?”

     阿里山姑娘:“我想他那里不会有那良米粉!”

     包包大人:“好想看三江的武功,他保守与否?”

     春雨;“三江应该文武双全”

     金刀说:“我听说他……”

     大家异口同声:“他怎么啦……”

     南山老怪向金刀点点头,鼓励讲下去。

    “我听说他是员外,那是个闲官,但经商有道富甲一方,闻说有良田千倾,家财万贯。”

    “啊!”大家惊叫起来。只有南山老怪轻轻的念:“阿尼陀佛!”

     大家议论纷纷,这个说到了那里一定要大吃大饮几日,那个说想不到武林中人竟然有这样的在财主,真不可思议。

    有人问,三江那样的财主干嘛住在鳄鱼湖这样的地方,这样的荒凉,应该去州府的城里安家啊。

   “哈!哈!哈!”金刀放声大笑……

   “各位好汉,汝等何不去城里面居住……”

   “你们是江湖好汉,三江也是江湖好汉。”

   “不同的是三江是富人,我等是穷汉!”

   “所以他必选一个清净的地方打熬筋骨,修练武功,大家说这里是不是一个绝好的地方?”

   “是啊!”大家不约而同的说,一边望着眼前的草地、蓝天、白云,清幽的一切……

    金刀又对南山老怪说:“南山大侠,我想说一说三江的兵器,不知道是否失敬?”

    “老衲以为,三江不会怪,但说无妨!”

    “好!那我献丑了,大家知道三江使用何兵器?”

    “不知阿!”大家又异口同声说。

    “那是‘春水!’”

   “春水?”“春水!”大家如木头人般呆立着,简直空气凝固,呼吸不了,一下子众人转不过弯来。

   “那是千年秘藏,近年名震江湖,贵可倾国的宝物!”

    大家还呆着。

   “是的,那就是旷世奇器——‘春水’”。

   “吓着各位了吧,不好意思,金某话多了!”

    大家这才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众人知道春水是一把宝剑的名字,那是一千年前一名叫“春水”武林高人用三十年的心血铸造出来的一把宝剑,春水用北部湾海那乌黑发亮火山岩石,冶炼出一种珍稀金属,再用三十年时间收集每年第一抹的甘露集中起来作碎火水。春水一边铸剑一边练功,用意念将周易八卦和“金木水火土”五行融进铸剑之中一起煅造,最终打造出这把名震天下的宝剑,春水用自己的名字将宝剑命名为——“春水”!

    “春水”象其它宝剑一样既极其坚钢、锋利,削铁如泥又极其柔软,可缠成裤带扎腰上以避人耳目。但这不奇怪,宝剑无不是这样。令人怪奇的是它能与人精神相通,博杀起来具有人的思维,变成剑中的“人 ”、人中的“剑”, 剑与人融为一体,威力无穷大 ,江湖上称为“天下第一剑”!武林中不知道多少人朝思夕想占为已有,以独霸江湖。

    众人边走边谈论有关春水的种种故事。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荒凉的原野隐藏着一种肃杀的暮色……

    这时前方湖边出现了一家客栈,在已经暗下来的天空中一面旗帜飘扬着,上面有几个大字:“阳光灿烂”。
             十六

    平旺农民伯伯哈哈大笑起来:“阳光灿烂!晚上了还灿烂?干脆叫月光灿烂不更好?烂你的骨头!”

    牛博士:“鳄鱼湖客栈真会开玩笑,俺博士也读不懂!”

    荷花子:“真好玩,就象偶的醉八仙,东颠西倒!”

    恋海之水心想,管他什么阳光灿烂月光灿烂,找地方睡一觉再说,这样熬时间会皮肤松驰,眼角起皱纹,那就不是“恋海之水”而是象“松木皮”般的形象了。开口打呵欠连连……

    只见一个肥胖的大汉带着二个酒保从里面迎出来,向众人弯腰鞠躬点头哈腰:“各位客官,旅途劳顿,请进敞店歇脚。”

    金刀:“掌柜,我等打扰了!”

   “列位客官,掌柜外出未回,俺是二伙计,我和小的们服待众官人。”在将黑未黑的暮色之中,大汉的脸上堆满了笑容,象一只温驯的猫咪,胖胖的脸上肥肉不断抖动。

    大家随二掌柜走进客栈。

    这是一个四合院,大门里面是一个大天井,酒保牵杉芽狼的马扎在缚马桩上。

    杉芽狼掏出银子刚要张嘴,便被包包大人一掌推开,杉芽狼不知是功力不抵还是故意想省钱,轻飘飘的飞出去了一丈。

    包包大人豪爽的大声说:“俺包包今天借鳄鱼湖的风水宝地,请各位喝一杯薄酒,不成敬意!”说毕抛给二伙计一包碎银:“给俺们上最好的酒、最好的肉,我等要一醉方休!”

    二伙计一下愣住了,想不到这个叫包包大人的客人出手这样阔派,一定是位财主,眼睛转了一下,脸上的肥肉已经挤成了一堆,一脸的谗笑:“本栈有好酒好肉,官人们尽管开心畅饮,酒后男左女右各住一个厢房大通铺,小人能侍候各位好汉真大幸也。”

    这个细小的动作已经被有心人看在眼里想在心头。

    天已经全黑,店内点上马灯,一片通明。

    “小的们,快上陈酒三坛、光坡白斩鸡一盆、那良猪脚肉一盆肉、簕山扣肉、东兴沙钻鱼焖榄子、平旺豆腐焖黄豆……”二伙计拖着长长的声音吆喝。

    很快一张长条形的桌子上摆满了酒菜,一只只酒碗倒满了米酒,各人就座。

    春雨脑里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一把拉着二伙计:“小二哥,请与我们一起喝酒!”

   “这那成?我乃下等之人,怎么敢与各位好汉平起平坐?”

    恋海之水:“唔!你不是想给我们喝观音麻汤吧?”

   “是啊,我们已经喝过一次,现在不会又再喝第二次吧?”荷花子接着说。

    牛博士:“喝过一次不够喉,俺想喝第二次啊!”开心摄影、张来的海雌形双娇低头不语。

    那二伙计急得说话也结舌:“好……汉……开玩笑……”

    金刀笑了笑:“二掌柜,恭敬不如从命,一起喝酒吧!”

二伙计:“那小的从命,各位好汉我坐下了,能与各位平坐真乃吾生的荣耀!”

    只见包包大人举起酒碗朗声道:“俺在衙门就象鸟儿关在笼,海龙困在湖,今儿与各位相聚足慰平生之愿”、“让俺包包敬各位好汉一碗酒,一口而干!”说着首先举起酒碗。

    突然,很多双眼睛一齐看着二掌柜,二掌柜意识到什么,谦卑地举起酒碗说:“各位官人,小人为大人们先品一下酒,看好不好。”说吧一昂头,咕窿咕窿的喝了下去。然后用手背一抹嘴,说了声:“真的是本店的十年陈酿,又醇又香,不上头。”

    看到这样,众人的酒碗便碰到一起,大家大吃大喝起来,路上太辛苦,肚子也太饿了。这边二掌柜叫酒保再上炒花生和登记粉,大家酒兴饭兴一起上来,好不热闹。

    酒过半酣,平旺农民伯伯和牛博士猜起码来,来来往往十分有趣。

   “一支弓阿!”

   “两杯酒阿!”

   “三只脚阿!”

   “四只手阿!”

   “青公!”

   “开卖!”

    酒多开始醉了,喝的码也乱了,不知道吆喝到那里了。

   “观音麻阿,一碗酒!”

   “雌形双娇啊,两个女!”

   “醉了做五香扣肉阿!”

    “大家一锅熟阿!”

    雌形双娇一齐嚷起来:“怎么总是说这个事,不必再说、不必再说……”

    在吵吵嚷嚷之中大家酒足饭饱,二掌柜安排女宾去右厢房,男宾去左厢房息。这是海石砌造的房屋,为防台风每个房间只开一个小小的窗户,窗户下面便是一溜儿的大通铺。

    只见二掌柜先将女宾的房门轻轻关上,再到男宾的房门前说:“官人,睡好觉明天好赶路。”也轻轻的奄上房门。

    二掌柜将多余的马灯熄灭,只剩下一半明半暗的一个小煤油灯,关上院子的大门,四合院里静悄悄的。

    女宾房里的人们已经进入梦乡,男宾则开始声鼾如雷。

    时间慢慢进入下半夜,四周除了鼾声外,就是野草孤院,风高月黑……

                    十七

    一间伙计房里面,一盏昏黄的油灯下,三个人头碰在一起商量什么,只见二伙计悄悄地问二个酒保:“你们愿意与否?”

    一个酒保说:“掌柜未回,咱们动手好不好?”

    另一个说:“掌柜经常说我们只杀富济贫,不能滥杀无故。”

    二伙计:“你等看看那个包包大人银子那样多,他是为官为富之人,我们不是杀无故,我们是杀富济贫,掌柜不是经常那样说吗?”“她不在,我们动手也不妨啊!”

    二个酒保还是犹豫不决。

    二伙计:“做吧,有事俺负责!”

    二个酒保想了一下,分别点头同意。

    二伙计左手变刀在空中,从自己头的左上方向右下方,一刀切下来:“大家分头准备!”



    客栈旁边树丛之中,一只孤寒雀发出恐怖的“啊……”声音在夜深人静的鳄鱼湖畔回荡,令人心寒胆颤。

    只见三个蒙面客一个靠近女宾的房门,侧耳细听了一会,放心地轻轻舒了一口气。慢慢地轻轻地用大锁在外锁上了厚重的木门。那边的右厢房门外,二个蒙面客听着里面人们的如雷鼾声,脸上乐开了花……

    二个酒保各自掏出一支小竹管,悄悄的伸进窗户,然后看着二伙记。二伙记吞了下口水,深吸了一口气,静了一下心,右手变拳举在空中,然后轻轻一砸。

    立即,二支竹管的后面有一个酒保手捧香炉,炉里正在暗燃着的什么东西烟雾,透过竹管向房间里面冒烟……

     慢慢左右厢房里面充满了一种又香又臭的的迷雾。

     二个酒保将左右厢房的窗户轻轻关上,再细听了一下,里面没有动静,是中招了。

     三个蒙面客再聚头在一起。二伙记问:“你等的喷出‘断肠香’烟量足够与否?”

     二个酒保轻轻说:“够也!”“够也!”

    “开始!”二伙记重声地说!

    二个酒保便往左厢房去,二伙记问:“干什么?”他们不好意思,一个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另一个倒是说了出来:“我们想去找一个押寨夫人……”

    二伙记气了,大骂:“色心!那是江湖中人,稍有不慎我等死无葬身之地!”、“还想押寨夫人?你们不如去找母猪吧!”、“笨蛋!”

    二个酒保心有不甘不情愿,但又必须听二掌柜的话,况且他说得在理不能不听。

    三人提高着明晃晃的钢刀,打开了右厢房铁锁,一个酒保拧亮了手中的油灯。

    屋里炕上是横七竖八的人们,这个的头枕到那个的腿上,那个的臭脚丫放在这个的鼻前。但全部都被“断肠香”醉倒了,连正在坐禅的南山老怪也没有半点反映,还有那个金刀可能正在练站桩吧,也象被定身法凝固了一样一动也动不了的定定呆立在屋角那里。

    二掌柜阴着笑了一声:“唔!”

    看着眼前众人的醉倒他开心了:“让汝等知道‘断肠香’的厉害!”
    正是:
    鳄鱼湖畔陷井多
    江湖处处有机关
    绝世武功又奈何
    断肠药叶熏魂香



    蒙面客搜了包包大人的身,摸出了一大袋银子,三人乐开了怀。二掌柜兴高采列地说:“果不其然,这真是一条大鳄鱼!”

    三人再去杉芽狼身上也搜出了一袋银子,三个更是高兴的不得了,脸上象扭麻花一样乐开了花。

    又搜平旺农民伯伯,一文也没有,二掌柜不高兴了:“真倒霉!”

    牛博士身上只搜得一壶酒,二掌柜骂:“酒鬼!”

    又来拉南山老怪,奇怪拉不动,三个彪形大汉拉不动一个坐禅中着被‘断肠香’迷醉的老僧人,真的不可思议。

    三人又来拉站桩时被迷醉后僵立的金刀,同样拉不动,三人大呼奇怪!

再又看看南山老怪,只见他双目轻闭,而金刀呢,两眼似闭非闭,似开非开……

    三人心有点虚,走出屋外商量。

    二掌柜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二个酒保表示同意。

    三人执刀提灯再进入屋内,一个蒙面客举刀“呼”一声朝盘坐中昏迷的南山老怪砍去……奇怪的不知道为什么砍不中,南山老怪盘坐的姿势不变,眼睛同样闭着,但整个身子随着刀的劈下来,自然的盘腿跳起来,偏向一边,再砍一刀,也是同样……

    这边一个蒙面客一刀向金刀剌去,不知道什么鬼使神差,金刀的身子转动一点并靠向前,刀身便向金刀的身后长出了许多,而金刀的右手已经扶着那持刀的右手腕,左手扶大臂,一声发自丹田的“海!”一发力蒙面客飞出天井……

    那边,南山老怪也坐着发力,又一名蒙面客飞出门外。

    二掌柜惊骇得转身就跑,但金刀更快,一个飞身身子已经抢到天进,横着身子站向在他的面前,他腿一软跪了下来,身子发抖……

    原来,南山老怪平时都是打坐过夜的,那是佛门高僧的功课,也是使用内功法睡眠的一种习惯。而金刀却是以修练混园桩代替睡眠,也为众人作警戒,那知道派上用场了。先是听到那三个蒙客的说话声音,再感觉到他们的‘断肠香’的烟雾,但因为是练功状态,内功把那醉人的“香”逼排出体外,南山也是如此。所以两人并未被迷倒而是清醒的。

    这时南山老怪,也出到天井来,一手提着一个蒙面把二个酒保提出来,轻轻放下。

    金刀看着地上的三个蒙面人,发恨地说:“是你等逼俺出手,不得不出!”说毕举起金黄色的单刀,南山老怪感觉到洫腥场面将要出现,便闭上眼睛:“阿尔陀佛!”

    刀已经高高举头上,又猛然往下砍……

    突然,在接近二掌柜的头颈的时候,金刀心中一闪念,刀猛然停留。金刀知道那是南山老怪佛门功课感染了自己,手一软,刀便架在二掌柜的脖子上……

    这时,屋顶传来一个清亮的女声:“谢谢金谷主的不杀之恩!”




(待续)


























[此帖于 2011-10-29 08:19 被 金刀 编辑]
帖子奖励 发帖人获得奖励:+20 绿豆. . [操作人:缘来红豆 2011-11-07 10:41]
最近评分
操作人 操作时间 评价
新老兵2011-12-03 11:36好帖 ★★★
绵绵春雨2011-10-28 00:12好帖 ★★★
牛博士2011-10-26 09:35好帖 ★★★
平旺农民伯伯2011-10-23 23:18好帖 ★★★
陈列智慧2011-10-20 13:12好帖 ★★★
阿拉2011-10-11 17:35好帖 ★★★
同城信息(Icity):
太牛B的头像
头衔:封禁用户
绿豆:7879 黄豆:0
经验:7593
主帖:92回帖:7012
注册时间:2010-11-08
来自: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4:58 第2楼  
好幽默!期待下一集千万别插广告。
同城信息(Icity):
尤微哥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131 黄豆:0
经验:133
主帖:0回帖:131
注册时间:2011-09-07
来自: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5:00 第3楼  
广告位招租
同城信息(Icity):
么奶哥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502 黄豆:0
经验:515
主帖:3回帖:496
注册时间:2011-08-23
来自: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5:03 第4楼  
路过跟伯伯学驶牛
同城信息(Icity):
世外桃园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8999 黄豆:9
经验:8298
主帖:100回帖:7962
注册时间:2004-11-10
来自:广西防城港市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5:09 第5楼  
引用:
作者: 金刀
三江捕鳄传(连刊)
                                               金刀
    从十万大山野人出没之地出发,越过一重又一重山,淌过一条又一条河,穿过一片又一片林,向着高峻的蜈蚣岭和岭下那条流向大海的清流,我晓行夜宿,一路风尘勃勃向着那个神秘的地方走去。流沙河师傅教的步行功,令我受益匪浅,一路象神行太保那样...

-----------------------------------------------------
开心食耍,善待生活!开心就好!
同城信息(Icity):
平旺农民伯伯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6099 黄豆:72
经验:12237
主帖:198回帖:11953
注册时间:2009-07-03
来自:宇宙使牛协会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5:27 第6楼  
引用:
作者: 么奶哥
路过跟伯伯学驶牛
学犁田250元,学耙地250元,学骑牛250元,三班全学680元,包教包会,一期不会可免费再学一期。(入学要交强制保险费250元,学员自带行李;为了与更亲近耕牛,宿舍就安排在牛棚隔壁。)招生热线:13877066545

[此帖于 2011-09-09 15:28 被 平旺农民伯伯 编辑]
-----------------------------------------------------
看尽不平事,做个平凡人。
同城信息(Icity):
包包大人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9984 黄豆:14
经验:7411
主帖:108回帖:7257
注册时间:2010-01-21
来自: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5:37 第7楼  
学犁田250元,
同城信息(Icity):
流沙河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365 黄豆:27
经验:15943
主帖:252回帖:16433
注册时间:2004-10-26
来自:那漂李某人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5:43 第8楼  
期待下集
-----------------------------------------------------
让心情放飞于山水之间
同城信息(Icity):
三江春水、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14891 黄豆:61
经验:12786
主帖:314回帖:12409
注册时间:2010-05-05
来自: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6:18 第9楼  
我急忙上前作抱拳:“阁下莫不是江湖上大名震耳的‘平旺农民伯伯’……”

同城信息(Icity):
流沙河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365 黄豆:27
经验:15943
主帖:252回帖:16433
注册时间:2004-10-26
来自:那漂李某人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6:26 第10楼  
我怀里揣着一只竹牍,上面有一份邀请:“金刀兄,八月初八本岛将举行英雄大会,恭请各路好汉相会……”落款:“三江叩拜”。
-----------------------------------------------------
让心情放飞于山水之间
同城信息(Icity):
缘来红豆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99440 黄豆:2
经验:8001
主帖:59回帖:6697
注册时间:2005-10-19
来自: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6:30 第11楼  
入来睇小说
同城信息(Icity):
劏牛佬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54 黄豆:0
经验:54
主帖:0回帖:54
注册时间:2011-01-10
来自: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6:33 第12楼  
引用:
作者: 包包大人
学犁田250元,
学劏牛要几多钱?
同城信息(Icity):
牛博士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4553 黄豆:3
经验:24638
主帖:230回帖:23765
注册时间:2009-03-23
来自:防城港牛精大学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6:39 第13楼  
继续·······
-----------------------------------------------------
在研究牛文化的领域里,易某人为防坛树立了光辉的典范,是俺最崇拜的偶像——【New Boss 】
同城信息(Icity):
飞阳情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0 黄豆:0
经验:18410
主帖:49回帖:17438
注册时间:2005-12-17
来自:广西防城港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7:23 第14楼  

-----------------------------------------------------
快乐飞扬!
同城信息(Icity):
习惯性自以为是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5 黄豆:0
经验:616
主帖:13回帖:589
注册时间:2011-07-05
来自:高老庄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8:17 第15楼  
一个杉芽狼,一个金刀,习惯性吊人胃口?

习惯性   习惯性
-----------------------------------------------------
习惯性自以为是的猪
同城信息(Icity):
杉芽狼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1706 黄豆:40
经验:10678
主帖:207回帖:10288
注册时间:2007-09-23
来自:中国越南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8:20 第16楼  
支持掉人
-----------------------------------------------------
月亮哭星落长河
同城信息(Icity):
习惯性自以为是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5 黄豆:0
经验:616
主帖:13回帖:589
注册时间:2011-07-05
来自:高老庄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8:24 第17楼  
劈酒要论雪碧瓶,谁也不准动别人的的,这才见真功夫!
-----------------------------------------------------
习惯性自以为是的猪
同城信息(Icity):
金包铁004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317 黄豆:5
经验:13439
主帖:207回帖:12765
注册时间:2007-03-27
来自:十万大山第N个角落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8:28 第18楼  
引用:
作者: 平旺农民伯伯
学犁田250元,学耙地250元,学骑牛250元,三班全学680元,包教包会,一期不会可免费再学一期。(入学要交强制保险费250元,学员自带行李;为了与更亲近耕牛,宿舍就安排在牛棚隔壁。)招生热线:13877066545

这个只电话打不通的,一直忙音、、、
-----------------------------------------------------
不在你的前面,就在你身后!切勿行差踏错,哈!
同城信息(Icity):
乱码,之韵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1278 黄豆:0
经验:9231
主帖:49回帖:9005
注册时间:2011-05-05
来自:防城港珍珠湾红树林海岸带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8:30 第19楼  
引用:
作者: 平旺农民伯伯
学犁田250元,学耙地250元,学骑牛250元,三班全学680元,包教包会,一期不会可免费再学一期。(入学要交强制保险费250元,学员自带行李;为了与更亲近耕牛,宿舍就安排在牛棚隔壁。)招生热线:13877066545
我想学凿石牛搂做牛压,几钱啊?······
[此帖于 2011-09-09 18:31 被 乱码,之韵 编辑]
同城信息(Icity):
金包铁004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317 黄豆:5
经验:13439
主帖:207回帖:12765
注册时间:2007-03-27
来自:十万大山第N个角落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发表于 2011-09-09 18:35 第20楼  

             平旺农民伯伯举办农民培训班

学犁田250元,学耙地250元,学骑牛250元,三班全学680元,包教包会,一期不会可免费再学一期。(入学要交强制保险费250元,学员自带行李;为了与更亲近耕牛,宿舍就安排在牛棚隔壁。)招生热线:13877066545(有时通),详情请咨询:13768102678(全天24小时任拔)


-----------------------------------------------------
不在你的前面,就在你身后!切勿行差踏错,哈!
同城信息(Icity):
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