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红豆社区 城市论坛 百色论坛 → 父爱如山
本版版主:凌云草
社区广播站:
  推荐:
  标题: [原创] 父爱如山 (您是本帖第198个阅读者|本帖回复: 0)
hzhq063030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771 黄豆:1
经验:397
主帖:82回帖:299
注册时间:2010-02-20
来自:


  回复  引用  悄悄话 评价  收藏  编辑 看楼主  [更多功能] 发表于 2021-09-13 09:36 第1楼  
打印|帮助|

     很早就想写我的父亲,来回忆更多的前尘往事。但凭着我拙劣的文笔,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深情和爱戴。

  父亲今年66岁了,白花花的头发,黑黝黝的皮肤,凝聚着他一生的艰辛和操劳。现在,父亲的身体不如以前那样结实了。看着他瘦小的双肩,已经不堪重负,他差不多在田地里干了整整50年的农活。

  父亲5岁那年,祖父因家庭成分,在土改中受迫害。祖母一手拉扯6个子女长大成人。因为家境贫寒,加上一大家子七八口人,却只有土改时候政府分给的三间茅草房。父亲在家中排行老五,一直在家帮助祖母种田。二伯父被划分到另一个生产队当社员,三伯父被迫到外乡上门。只有大伯父一人背井离乡出来读书工作。大姑和小姑相继出嫁后,田地里的农活,都全由父亲承担。

  祖母去世的时候,父亲还没有成家。父亲26岁才娶到我母亲。有一次,我曾心血来潮地问母亲:“你那时怎么就愿意嫁给爸爸这么一个老男人?”母亲答道:“不嫁你父亲,哪会有你今天!”后来,我通过问外婆,才知道母亲嫁给父亲是看重父亲的厚道、勤劳和家庭成分。

  父亲最让我敬佩的是,他吃苦耐劳的精神与坚韧顽强的毅力。每到“双抢”农忙时节,天还没亮,父亲就背着一把犁,牵着一头水牛,犁田去了。父亲从田地里做工回来时,母亲在家已经准备好一锅米粥和一盆菜。常常在这个时候,我们兄妹3人被吵醒才起床。我们一家人吃完早饭,喂饱禽畜后,父亲又与母亲一起去田地里干活了。

  有一天,因生产队出工很急,父亲叮嘱我,中午必须从家里送粥和菜到工地去,可我忘了。下午又饿又累的父亲只好从很远的工地赶回家吃粥,然后再把粥拿到地里给母亲吃。那一次父亲因为“误工”被生产队克扣了半天的“工分”。事后,父亲虽然没有责怪我,但我心里非常难过。改革开放以后,农村土地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每年的“农忙假”里,我们兄妹3人尽可能帮家里干点农活,比如收割、晒稻谷、插秧等。但犁耙田地、肩挑稻子、稻谷脱粒等重活儿都全包揽在父亲的身上。父亲的力气很大,肩膀很硬,不管怎样辛劳,父亲都从未有过任何抱怨。

  父亲平时少言寡语,也没多少文化。我是长子,曾用名叫“黄忠丁”,是父亲给我取的名字。那时候,家里除了一本日历,再没有其他书籍。我出生那天,父亲翻开日历本,只找到他认识的一个字即“丁末”的“丁”。在我小学至中学阶段,父亲送我到大伯父那里寄读。我现在的名字是大伯父帮我改的名字。父辈们都希望我将来跳出“农门”,永远忠于党,忠于人民群众,能为家乡争光作贡献。

  如今,我已经成家立业,我和妻子曾几次叫父亲来跟我们一起住,但他总是舍不得家乡那一块田地和那一头水牛。父亲在老家经常种点菜,养些家禽。逢年过节,老人家都希望子女常回家看看,多加点菜,团团圆圆。也许,这就是天下之父母亲的心愿啊!我最大的愿望是,希望我的父亲和母亲能够健康长寿,幸福快乐。


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