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红豆社区 城市论坛 钦州论坛 → 裸奔英雄传
本版版主:happy牛爷 | 猪唛遮 | 钦北妹
社区广播站:
  推荐:
  标题: 裸奔英雄传 (您是本帖第99个阅读者|本帖回复: 0)
狂发垃圾帖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272 黄豆:0
经验:216
主帖:52回帖:152
注册时间:2010-10-26
来自:


  回复  引用 悄悄话 评价  收藏  看楼主  [更多功能] 发表于 2018-07-12 22:50 第1楼  
打印|帮助|

前传



      我认为我是一个送外卖的,我这么认为固然有我自己的道理,实际上,我的确是个送外卖的。既然在餐厅里工作,那么偶尔去送外卖也是很合理的。

      固然,这是个很大的餐厅,大到拥有自己的澡堂子和健身房,很显然,大的合情合理。无论如何,在这么大的一个餐厅里,我有一个好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他就是小艾。

      在我没有下定决心裸奔之前,他一直都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


(一)故事会



     我和小艾曾经十分要好,现在也是,将来也一定是!

    小艾常常给我讲故事,我是他最忠实的听众。除了我,没有人会听他废话,也只有我,能够忍受他各种各样的故事。说起来,我应该感谢他,我讲的许多故事都是他告诉我的。

    小艾曾经给我讲过这么一件事情:

    小艾的一个朋友叫丧彪(化名,黑道中人喜欢给自己起这样的名字),丧彪有个理想,就是一定要在社团里出人头地。有一天,社团里一个忠厚的老者告诉他,要出位,其实很简单——帮老大顶罪或者犯事去坐几年牢。

    丧彪最瞧不起的就是他们老大(不要问我原因,每个人都有自己最看不顺眼的人和事,没有原因);所以他选择去坐牢。老者告诉他,在高墙里,有许多高人,只要和他们搞好关系,出来以后,想不拉风都难啊。这叫什么,这就叫交际;知道什么是镀金吗?这就是镀金。

    丧彪是个聪明人,他选择盗窃,罪不大,又可以坐牢。他半夜来到家对面的小区,保安看见他都低下了头,于是丧彪随意找了户人家以一组长达20分钟的组合动作打开了防盗门,其间还问对面屋里的男主人借了一把螺丝刀。

    丧彪进门后从冰箱里取了罐饮料,然后坐在沙发里看着电视等着主人回来报警。等了半个时辰,主人一家回来了,看见沙发里的丧彪,吓的站在门口不敢进来。过了大约半分钟,男主人小心翼翼的靠过来对丧彪说:您看,都这么晚了,您随便拿点东西回吧,我们也要休息了……

    丧彪很失落,盗窃不成,干脆去抢劫。夜里,他拿了把西瓜刀,用报纸包好藏在衣服里,坐在街口等着猎物。一辆奥迪TT在红灯时停下,丧彪冲过去一把拉开车门坐进去,大声叫着:开车!!!司机回头迷茫的看着丧彪:去哪儿?!丧彪这才看见开车的是个妙龄美女,只不过满身酒气,神志不清。

    丧彪气急败坏的吼道:去你家,抢劫!美女哇的一声吐了,全吐到丧彪的身上。绿灯亮了,后面的车不停的按着喇叭,催的丧彪头皮发麻。他打开车门,从怀里抽出西瓜刀冲后面挥舞,一下子全安静了。丧彪把美女挪到副驾驶的座位上,问清美女住在哪里,准备把她送回去再犯盗窃罪,毕竟抢劫罪太大。

    开到郊外的一处别墅,丧彪把烂醉如泥的美女从车里拖进屋,然后把客厅里的等离子抱在怀里出了门。刚走了几步,心说:不对,她都不知道是我偷的,怎么抓我?!于是又折回去,把电视插好,依旧坐在沙发里看电视。半夜,丧彪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开门,定睛一看,我*******,这不是***吗?电视里经常看到。

    ***看到丧彪先是一愣,然后冷静的说:只要你不说出去,我给你10万。丧彪说:我不要钱,我要坐牢,既然你回来了,我就随便拿点东西,你顺便报个警。

    ***说:那怎么行?!警察来了,我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丧彪抽出西瓜刀,说:反正今天老子要去坐牢,你看着办。……

    两人合计了半天,最后***无奈的拿出纸笔写了个小条交给丧彪,说:明天你拿着这个条去**监狱找**。

    第二天,丧彪就如愿以偿的做了牢,在牢里还给自己起了个新名字。

    小艾说丧彪年底就放出来了。我一再表示对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有所怀疑,但是小艾拍着胸脯对我说,等他年底出来了,我让他亲口讲给你听。小艾,我看还是算了吧,我相信你就是了。
    
    小艾讲故事的方式天马行空,思维很跳跃,比如上面的这个故事他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让我弄清楚了来龙去脉,其中很大一部分少儿不宜的内容我已经过滤掉了,虽然很是精彩。不过他一般都是讲关于别人的故事,和他有关的故事少之又少。我尝试过给他讲故事,常常是我一开口他就说出了结尾,实在无聊。

(二)白云飘



    曾经有人很好奇小艾是谁。呵呵,小艾是我曾经的室友。我还是比较喜欢和他住在一起的,因为他这个人与世无争。他喜欢踢足球,喜欢喝自制的饮料,喜欢搞发明创造……他喜欢的事情实在太多。

    我呢,就没有他那么多的爱好,我喜欢跑步,喜欢骂他。有人说俺很无聊,无聊到没事就喜欢写一些乱七八糟的文字。今天借这个机会我想说明一下,我不是无聊,我是特别无聊。因为除了上班,我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干,你说无聊不无聊?!我想讲故事给小艾听,他不听;讲给别人听,大家都忙着房子,票子,没空听;所以我是讲给自己听。

    我和小艾就好比是天空上的两朵白云,飘啊飘的。如果餐厅评选最无聊的人,我和小艾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小艾的老妈为人和善,她对小艾基本上是听之任之,不是溺爱,是本来就不抱什么希望,权当养了个宠物。小艾曾经想养条狗,他老妈说,你连自己都养不活。于是小艾对我说,要不,我把你当宠物养吧。结果他养了我半个月,我瘦了五斤。

    我老妈就不同了,我老妈基本上是见到我的时候说上一两句,见不到我的时候连一两句都省掉了,家里人多,管不过来。所以我老妈到现在为止只知道我在一个酒店餐厅上班,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道。有一次过年表弟吵着要养金枪鱼,老妈就拉住我说,明年回来带条金枪鱼回来给你弟弟玩。

    不过我和小艾倒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嘿嘿,我俩在公司里认识的人加在一起不超过九十个,所以常常弄得很尴尬。大家不认识我俩,我俩也不认识大家;有一次小艾在办公室里接了个电话,对方问他是谁,他说我是小艾啊,对方问小艾是谁啊?……最后小艾生气了,说了句很没素质的话:我是你二大爷!没过一会儿,一个人冲进办公室问:我二大爷呢?!

    白云会变成乌云,乌云会变成雨水,雨水落地蒸发又变成白云。我和小艾也是这样周而复始的重复重复再重复,在这个酒店里冬去春来,重复着两朵无聊的白云应该做的事情。有一次小艾被领导骂了几句回来和我说,当领导真爽。于是我骂他贱。小艾说,我不贱领导骂谁啊?!哦,是这样啊。我就没怎么被领导骂过,嘿嘿,领导觉得骂我没有建设性,也没有成就感。我不是攻击领导。我和小艾有一个共识:领导骂你,表示你还有价值。所以我好几次有冲动想找我领导骂我一下下,结果领导看见我就躲了,看来我已经没有价值了。

    白云飘,白云飘,飘啊飘。



(三)两个流氓


    我喜欢看球,小艾喜欢踢球。小艾踢球有个特点,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发表意见了。当初,他为了勾女苦练足球,现在,他踢球纯属发泄。我看球是因为闲得没事干,一场球将近两个钟头,刚好用来消磨时间。我喜欢边看边骂,爽极。小艾说我应该去央视五套毛遂自荐当解说员,他说我骂的特解气。所以我经常是关掉电视的声音给小艾骂说足球比赛,小艾有兴致的时候会用仅有的几句洋文做同声传译。我们的这种卑劣行径与足球流氓无异。

    有一天我把制服穿的特板正,还仔细擦了擦皮鞋,小艾看着崭新的我,忧郁的说:失去了本性的羊比狼更可怕。我还算好啦,小艾出去和别人说自己是五星级酒店经理助理,别人基本上认为他这个人挺幽默的。

    我有一阵子特别喜欢上网找人聊天,自己乎男乎女,阴阴阳阳,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聊得天昏地暗,到后来我都搞不清楚自己是谁了。小艾不太喜欢上网,他喜欢在电脑前坐着,坐着,坐着,总之就是看不见屏幕就浑身不舒服,也没有什么想干的事情,东一榔头,西一棒锤的敲着鼠标。我们俩可以说是一动一静,一个脱兔,一个处子。

    我和他住在一起特别有安全感,套用他的话说就是:我是流氓来的,怕啥?!你如果认为他是一个非常不理智的人那就大错特错了,小艾常说,他想砍的人能从大门口排队到游泳池,但是他是文明人,受过高等教育,不会这么做。我补充一下,排队的时候人间距超过100米。我就没他那么野蛮,我不懂砍人,更不想砍人,大家都是妈生的,砍坏了妈妈要伤心滴,我立志要苦练暗箭伤人。不过很遗憾,到目前为止,我连弓都没有找到。看来我和小艾都没有做流氓的天份,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俩做流氓的雄心壮志。

    说起雄心壮志,大学里一位老师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我最大的雄心壮志就是让你们充满雄心壮志!可惜我到现在也没有什么雄心壮志,只有和小艾同流合污做流氓了。前一阵子我和领导说了我的想法,领导听完以后对我说:你这不叫流氓。我问,那叫什么?领导很苦恼的说,我得回去想想。我下班以后和小艾说了这件事,小艾说,到底是什么只不过是个形式问题,你觉得是就是咯。于是我很混乱,以前想做绿叶有人说不对,想做红花又没有天份,现在转做流氓又做错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做了。小艾很会安慰人,他告诉我说,我们是有文化的人,是文化流氓。哦,怪不得我喜欢在论坛上发帖子。各位,我已经迈出了我流氓生涯的第一步,这是流氓文化的一小步,却是我个人的一大步!

(四)诱惑——大热,猪之梦



诱惑,英文就是tempatation。

近段时间,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十分之奇怪的事情。我本是一个冷热不惧的人。无论是三九天还是三伏天都可以安然渡过。可最近我却突然怕起热来,每天都要喝大量的冷饮,吹大量的冷风,睡在冰冷的房间里。
  
某天夜里睡前,喝了一罐冰牛奶,然后在冰冷中入睡。不料却做了一晚上的梦。梦见一个久未谋面的朋友,奇怪的很,此君在梦中发型多变,常常是在我回头的刹那就改变了发型。这个梦一直持续到我被窗外觅食的鸟儿惊醒。我想,会不会是因为天气太热扰乱了我的生理周期?

正当我犯晕的时候,一个朋友前来带我去医院。此人的妈咪在医院工作,说起和此人的相识几乎可以拍一部爱情伦理剧。若干年前,我的女友被此人挖了墙角,谁知造物弄人,我和他后来竟成了无话不谈的密友。每当他不开心的时候,他就会问我:“哎,你原来那个女朋友叫什么来着?”有他这样的朋友,真不知道是我哪辈子修来的福气。

到了医院,他妈咪恰好不在。我俩便在屋里干等。窗外的树枝上挂着许多避孕套,在夏日的微风中晃晃悠悠的摆动。朋友说,顶楼是宿舍。哦,原来……如此。朋友嘿嘿一笑,哎,天热,没办法。我说我突然想到一个词,火树银花。朋友抚掌大笑:我靠,你丫不是这么强吧?!

放了一管血,有点晕,想找个地方小憩一下。朋友带我去了太平间隔壁,我大骂他变态。朋友却说:“我经常在这里休息一下,这里是离死亡最近的地方,在这里,如果你能放开恐惧,可以得到内心深处的安宁。”于是我俩分别找了一张停尸床躺下,果然凉爽宜人。朋友侧过身问我:“你觉得我的女朋友怎么样?”我说:“哪一个?”他有点愠怒的反问我:“你说哪一个?”“哦,不错啊,不如你们赶快结婚吧!”朋友叹了口气,用白布把自己盖住,想了想说:咳,其实,时间长了也就那么回事。我也用白布把自己盖起来,愤愤的说:“奶奶的,你这什么人啊?!上了车就说:就那么回事。上车之前你怎么不说啊?!快点去补票吧!”话音刚落,他如尸变一般弹将起来:“我终于想起来你原来的女朋友叫什么了!!!”

一觉醒来,已经入夜,朋友叫了几个人出来一起宵夜。等了半个钟头,几个人就出现在夜市的桌边,自然是吃吃喝喝不亦乐乎。唯有傻胖一个人扭着身子一直不面对我等,朋友骂道:“叫你出来吃饭,你练哪门子功啊?傻胖回过头说:你们看见对面那个mm了么……好大!

哎,今年夏天果然比较热,而且闷骚。

希腊谚语说:“伪君子生着一张总主教的脸,却有着一颗磨坊主人的心。”我只能庆幸我的朋友里没有伪君子。本性胜过教养嘛,我一直相信这句话,所以,对这帮朋友,听之任之吧。

吃完东西回来,我又想起今早的那个梦,挥之不去,我为何会突然梦见那位久未谋面的朋友呢?于是这个问题又耗费了我许多时间。夜深的时候,我决定打一个电话,确认一下我们多久没有见面了。打了一个多钟头,都没有打通,一直是占线,看来,我只有再去梦中找答案了。

果不其然——又梦见了。

真不知道是此君托梦给我,还是我自己托梦给自己。此君在梦中始终只有一句对白:“猪,你还没有醒么?”……我真的像猪么?是长得像还是本身就是?!总之梦醒之后我去照镜子——看到一个猪头般的人脸。

天气太热,懒得动弹。一回屋就打开所有可以制造冷气的东西冷却自己,还是热得烧心。心想是不是触了什么霉头?打了个电话给神婆。

神婆亦是我的朋友之一,擅长掐指摸骨夜观星象等异术,半男半女,半人半妖,亦正亦邪。

神婆说:心有杂念,万法不生。我琢磨了一个星期,在周末取了一百大洋,准备去庙里拜一拜关二哥,怎奈一路上口干舌燥,饥渴难当,把银两全孝敬给灶王爷了,口中还念念有词:二哥莫怪,心诚则灵。

晚上自然又发梦,依然在梦中听人一声声的叫我猪。我在梦里答:“猪在!你能说点儿新鲜的不?”结果那人便用爱称唤我:“猪猪,猪猪……”这下完菜了,吃饭看见猪肉我就开始怵。

回来翻箱倒柜找此君的照片,决心好好的想念一下。找了一个时辰,却一张都没有找到,隐约记起来电脑里好像有一张,将硬盘搜爆了也没能翻出来。算了,我只有安安心心的做猪了。

当天晚上急火攻心,把自己所有的名字都改成“猪”!还以狼毫书一大大的“猪”字置于案头显眼处——我要时刻提醒自己,从现在开始,不可以忘记自己猪的身份。临睡前又默念七七四十九遍方才入梦……

“猪,你在干嘛?!”

……………

毁了,毁了……我只好半夜从床上爬起来跑到湖边去吹风,虽说觉是睡不了了,但至少我可以光明正大的以人的身份去外面遛弯儿。

湖面波光闪闪,小风夜来,舒服至极。一辆货车从身旁驶过,风,带来一股很熟悉的味道,抬望眼——看见车后箱百十来头同胞冲我微笑着,哼哼着……

人生就是一个从不适应到适应,从不习惯到习惯的过程。比方说我,就已经习惯在朋友的陪同下去找他妈咪抽血,习惯了抽完血会犯晕,然后去太平间隔壁小憩。

太平间隔壁,听起来有天堂路口的意味。朋友的思维在这里好像尤为活跃,喜欢提出一些很别致的问题要我作答。诸如:“隔壁的人现在想什么呢?”“你不介意我过去找人聊天吧?”等等。我怀疑他是害了婚前恐惧症。最为特别的是:在这里我睡得特别香,特别熟,而且从不发梦。

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决定在这里睡一晚,朋友不太欣赏我这个创意,但他觉得好有意义——刚才他未婚妻打电话让他陪着去买结婚戒指。我们刚刚盖好白布躺下,他的手机又响了,朋友无奈的说:要下决心换小灵通了!接了电话才知道是张三邀他去喝酒,他自然是乐不可支。我权衡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一个人留下,一来是隔壁没什么熟人,二来是我开始觉得这样做有点病态。

朋友和我在医院门口的垃圾桶处分手作别,他要去喝酒克服婚前恐惧症;我要回去找照片克服猪猪恐惧症。

我再一次把屋里翻了个底朝天,终究还是没有找到一点关于梦中人的线索。我怀疑这个人究竟有没有存在过,开始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烦恼,我尽量不在自认为清醒的时候去想这件事。其实,从内心深处,我真的不想做一头猪。野猪?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因为野猪有尖利的獠牙,懂得反抗。

睡前我虔诚的祈祷,祈祷梦中人在叫我的时候在“猪”前面加一个“野”字……

“野猪,野猪……起床了!……猪,你继续睡吧!”
……
原来叫的不是我,失落!

是不是猪或做不做猪不要紧,要紧的是我还不可以坦然地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以至于现在去抽血的目的是为了去太平间隔壁睡个小觉。

哎,人生如梦,梦如人生。开空调盖棉被已经成为了我的癖好,在梦中听人一声声的叫自己猪也成为了我的癖好……也就是说,不论自己接不接受,有些事情都已经成为必修课。必修课的意义在于不论你愿不愿意都必须及格,哪怕是补考。

我终于开始反抗,我终于在太平间隔壁小憩的时候想起来我曾经给那人起过一个绰号,叫:“狗”!于是我用潜意识在梦中与其展开对话:

“猪,你还没有睡醒?”

“狗,快起来!”

“猪猪,你在干嘛呢?”

“狗狗,太阳晒屁股了!”

…………

有点无聊,有点BT,甚至有点暧昧。无论怎样,我要斗争,struggle!在梦里也不例外。太阳越来越毒,我是越来越热,不明白太平间隔壁为何那么凉爽,是生理反应还是物理作用呢?大热,我躲在棉被里享受着空调,惬意的温习我的猪之梦。突然,停电了!妈妈的,猪之梦就这样被粗暴的打断了,而且刚好掐在我念对白之前——这下子我可亏大了!!!

(五)时空时钟




     众所周知,我的生活就如上面所述那样的平淡无奇。

     那一天,我已经忘记具体是哪一天了,日子长了,人的记忆力不可避免的会衰退。姑且让我认为是那么鸟语花香的一天,我下了班,想起来早上起床的时候答应要去帮小艾买牙膏,于是步行到附近的一家大超市里。

     你知道,无论要买什么东西,我都习惯推着一辆车行走在货架之间,享受驾驶的乐趣。我在海鲜区看到一条漂亮的金枪鱼,他长着长长的枪,在脑袋前面。你总是会有那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当你看到某件东西或者某个人的时候。我决定不买牙膏了,掏出所有的钱买下了这条一见如故的鱼,然后回到宿舍里,告诉小艾我为了这条鱼破产了。

     经过前段时间失眠噩梦的折磨,我的精神已经疲乏到了可以睁着眼睛睡觉的阶段。我找来平时装衣服的整理箱,腾干净,换上水,加上点从餐厅里用非正常手段借回来的盐,把那条金枪鱼放了进去。然后把箱子放在我的床边,看着他吐泡泡,再用自己的长枪挑破那些泡泡。关灯之前,我警告小艾不准吃了他。

     晚上的梦还是如期而至,我梦见我满身血腥的躺在山坡上,看着自己痛苦的流着血,那些血聚成泡泡飘上天空……我恐怖的大叫着从梦中醒来,“猪,你还没有睡醒?”是小艾的声音。等眼前的景象变得清晰起来,我侧过头去看我的鱼,本应该摆着水箱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空凳子……我的鱼呢?

     等小艾关了空调,我看着日历问:“今天?……”“是啊,今天下了班别忘了帮我买牙膏!”我拍拍脑袋要从床上坐起来,撑在床边的手却压住了一个什么东西,抓起来一看,是个小小的黑色方形盒子,翻过来,背后分两行写了这么些字:“ARS LONGA;VITA BREVIS。”

     ……浑浑噩噩的上班……中午在员工食堂吃饭的时候把吐出来的骨头放进了主管的盘子里……总算捱到下午的coffee break time,跑去卫生间里抽烟,本来说好了就是抽根烟,但是你知道人生就像巧克力盒子,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会不会让你腹泻,按照这个思路,我腹泻了,在卫生间里厕纸用完的时候。这决不是巧合,因为整个卫生间的厕纸在早上已经被我和小艾用非正常的手段暂时借走了。

     于是我把手伸向了废纸篓……挑了那么一张大概只是被用来擦了擦皮鞋的纸团儿,打开来检查是否还有可以利用的部分。这厕纸上居然写了字:“ARS LONGA;VITA BREVIS。”掏出早上在自己床上捡到的小盒子,一模一样的话,不过厕纸上还写了一些其他的字:月圆之夜……;香蕉你个疤瘌……等等,最后说:月光如梭,一咒即逝!

     开玩笑,一张厕纸上写那么多字,好变态的高人啊!香蕉你个疤瘌!

  下了班,想起来早上起床的时候答应要去帮小艾买牙膏,于是步行到附近的一家大超市里。看到一条漂亮的金枪鱼,决定不买牙膏了,掏出所有的钱买下了这鱼,然后回到宿舍里睡觉。

  从可怕的梦中一醒来来就听到小艾说“今天下了班别忘了帮我买牙膏!”下床的时候发现枕头边放了一个小的方形盒子……这个,好晕啊!

  只好去上班。下了班到超市里去帮小艾买牙膏,却买了条鱼回来,晚上梦见自己被人砍得浑身是血,惊醒!伸手从枕头边摸出一个方形盒子,然后对正要向我说话的小艾说:“下班你自己去买牙膏!”

  晚上哪里都不敢去了,站在阳台上借着月光琢磨着小盒子上那行字。


正传



  我在网路上喜欢裸奔,经常不小心就奔出了服务区。
  
  我在家里不敢裸奔,时刻担心被家人和朋友发现我喜欢裸奔的事实。实际上我裸奔过,但是那种左右晃荡出其左右、上下上下磕拌的感觉并不是很好。
  
  我也上论坛,喜欢看大家YY,因为我实在碰不到感性与性感并重,理智与放荡并存的优秀女人。其实我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比较卑劣,属于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那类挫人,不过我没说过,想过。没有盖世豪情,也没有绝代浪漫,亦没有华服配饰,天知道老天还剩下什么给我

同城信息(Icity):
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