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红豆社区 城市论坛 南宁论坛 → 论红楼梦荣国府的陨落
社区广播站:
  推荐:
  标题: 论红楼梦荣国府的陨落 (您是本帖第21个阅读者|本帖回复: 0)
lzlzyqp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95 黄豆:0
经验:29
主帖:12回帖:17
注册时间:2018-06-21
来自:


  回复  引用 悄悄话 评价  收藏  看楼主  [更多功能] 发表于 2018-07-12 22:22 第1楼  
打印|帮助|
红楼梦里最大的工程是贾元妃省亲、贾家大兴土木、建设省亲别院。当时太上皇、皇太后下旨意,说凡有重宇别院之皇亲国戚,可接女儿归省。此旨一下,拥护者众多。周贵人的父亲已在家里修盖省亲别院。又有吴贵妃的父亲吴天祐家,往城外选地去了。荣国府也跃跃欲试。
红楼梦中关于修建省亲别院的花费有明确说明的只有一笔,就是贾府寄放在江南甄家的五万两银子。贾家修书一封命贾蔷带去,先支三万两,剩下二万两置办花烛彩灯、纱幔等装饰品。5万两银子,先前估算一两银子相当于现如今1000元,五万两银子约5000万人民币。
省亲别院工程浩大。
贾珍是总管,总设计师老明公号山子野者。贾珍、贾琏、赖大等点人造册、监工。
先圈地拆迁,书里形容,从东边荣国府一带,借着东府花园(宁国府),转至北边,一共丈量三里半大。北京故宫占地1080亩地,贾家宁荣二府估计也就700到800亩,书中贾琏说宁荣二府院子较大,直接原地盖省亲别院。按清朝普通里坊南北街道距离约500米左右,周长3里半,那么大观园宽度约250米,此处推算大观园187亩左右。
开始将荣府东边所有下人一带的房子拆了,宁国府贾珍贡献出会芳园,再占用宁荣两府间的私人小巷,从会芳园北面引入一股清泉水。
圈地完毕后,工匠齐集,金银铜锡以及土木砖瓦之物搬运移送不歇,然后开始堆山凿池,起楼竖阁,种竹栽花,部分山石树木挪用翻新贾赦旧园。贾蔷起身往姑苏去聘请老师,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等准备开戏班子,排演二十出杂戏;访来的小尼姑、道姑也都要教学念经咒。贾蓉管打造金银器皿。
当年十月,贾政检查,各处古董文玩,皆已陈设齐备;采办鸟雀的,仙鹤、孔雀、鹿、兔、鸡、鹅等类,悉已买全,交于园中各处饲养,万事俱备。皇帝准奏次年正月十五,恩准贾妃省亲。
贾元春省亲,见大观园内香烟缭绕,花彩缤纷,两边石栏上水晶玻璃各色风灯,上面柳树、杏树虽无花叶,都用绫罗绸缎制成花叶粘于枝上,每一棵树悬灯数盏,亮如白昼。一派奢华。
如按现在的单价,187亩的园子12.5万平方米,即使按最少每平方米1000元的装修标准,总造价1.25亿元,就是12.5万两银子。这次省亲,皇帝赏一百两金子,才值一千两银子。其它全是荣国府自掏腰包,5万两来自寄放在甄府的储备金,还得筹资7.4万两银子。
荣国府的收入,按照乌进孝(无尽孝)年底给宁国府贾珍送地租谈话推测,荣国府每年地租收入约0.6万两银,贾政时任工部员外郎(相当于现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副司长),清朝一品官年薪180两银子,贾政的收入更少。粗略估算,荣国府的当时每年收入基本是维持荣国府当年豪华体面的生活。7.4万两的资金缺口,虽然书中没有名表,但荣国府一定动用了其它地方的储备金。
这一次省亲,虽说未让荣国府一举回到解放前,但荣国府一定将储备金花完了。书里贾蓉告诉父亲,荣国府果真穷了,前儿听见凤姐和鸳鸯悄悄商议,要偷出贾母的东西去当银子呢。
元妃省亲后,贾府虽然已经走向败落,但还沿袭一贯的骄奢、浪费。
后来发生的两件事可以看出凤姐并不是一个好管家,并未真真正正帮助荣国府把好财政大权,只是徒有名声而已,小处精明,大处糊涂,任人唯亲、全凭个人好恶。
元妃省亲后,贾政要将12个小和尚、12个小道士挪出大观园,发到各庙去分住。贾芹的母亲周氏,盘算着到贾政这边谋一个大小事务给儿子管管,也好弄些银钱使用,听见这件事就来求凤姐。
凤姐喜欢周氏素日温顺,就答应了。
凤姐跑去告诉王夫人,这些小和尚、小道士万万不可打发到别处去,一时元妃娘娘回来省亲用得着,倘若打发走了,再用时,就太麻烦。不如将他们送到贾家的家庙铁槛寺去,每月间不过派一个人拿几两银子去买柴米就完了。
王夫人同意,和贾政商量,贾政没意见,让贾琏安排。
凤姐请贾琏先预支三个月,批了300百两银子。按刘姥姥的家用,一年人均花费5两银子,每个月就是0.417两银子。24个小和尚道士生活清贫比照当时农民,三个月30两银子。而之前凤姐给王夫人说的是每月不过几两银子。看来凤姐真是花公家的钱不心疼啊。
看贾芹乐的,随手拿出一块银子,丢给账房,请他们喝茶。后骑着大叫驴,带着五辆车唤出24个人来,一路往城外铁槛寺去了。
这样的肥缺,引得多少人垂涎。
五嫂子的儿子贾芸也想在贾府谋个差事,求了贾琏两三次,见没起泡,也来求凤姐。
贾芸先找开香料铺的母舅卜世仁(谐音不是人)借钱想买些香料送给凤姐,碰了一鼻子灰。回来的路上碰见邻居,素日放高利贷的倪二,倪二仗义不用贾芸写借条也不用利息,直接把手上的十五两银子借给贾芸。贾芸次日一早就去大香铺里买了冰片、麝香,打听贾琏出了门后就守着凤姐。
贾芸深知凤姐一向喜欢奉承排场,见了凤姐出来忙作揖,恭恭敬敬跑上去请安。
贾芸说,有个朋友,家里现开香铺,买了个通判的官,选派去云南什么地方,连家属一起带去,香铺也不开了,香料全部送人,给贾芸送了些冰片、麝香。贾芸和母亲商量,转卖也不值钱,送人,也只有大户人家舍得用,想起凤姐在端阳节要买这些,就孝顺凤姐了。
凤姐正要出门办端阳的节礼,采买香料什么的。忽听贾芸如此一席话,心里又是得意又是欢喜。只说记得此事了。
过两日凤姐就告诉贾芸说大观园园子东北角要栽些松柏树,亭台楼阁下要种些花草。
让贾芸去领200两银子当总承包商,贾芸喜不自禁。
次日一早,贾芸先找了倪二还钱,又拿了50两,出西门找到花儿匠方椿家里去买树、花草。
假设人工费和树木花草费一般价格,这一个差事,除去给凤姐的好处费15两银子,贾芸净赚85两银子,就是净赚8.5万元人民币啊。
没有预算、没有审核、没有竞争,贾芸这总承包商简直就是无本万利啊。
贾府不可逆转的衰败了,贾府的当家人凤姐负直接责任,当了神助推。即使后来临时管家贾探春的三项改革,对于贾府这样巨大的亏空而言,简直就是螳臂当车、回天乏力了。
同城信息(Icity):
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