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红豆社区 时事财经 热辣时评 → 雷州:千亩土地被侵占20多年为何...
社区广播站:
  推荐:
  标题: 雷州:千亩土地被侵占20多年为何至今不处理? (您是本帖第156个阅读者|本帖回复: 0)
周马恩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2540 黄豆:0
经验:564
主帖:272回帖:262
注册时间:2014-04-28
来自:广东省


  回复  引用 悄悄话 评价  收藏  看楼主  [更多功能] 发表于 2018-07-11 00:40 第1楼  
打印|帮助|
湛江讯(记者江凌  高山)  近日,记者深入到广东省雷州市乌石镇下郁村,对当地黑恶势力勾结当地镇政府及国土部门,采取虚假材料,骗办了300亩土地使用证,进而非法侵占了千多亩的集体土地,之后法院不仅不给予公证裁决,反而以土地为国有作出离谱裁决的事件,再次进行跟踪报道。

我们都知道,地外雷州市乌石镇伴侣村委会下郁村南的龙尾林地自古以来都是由下郁村民小组生产经营和使用的集体土地,这是谁都不能抹擦的历史事实。

300年前下郁村的祖先就居住在龙尾林地并以捕鱼为生。即此龙尾林地是下郁村祖祖辈辈进行浅海生产、摆渡的唯一场地,是下郁村全体村民的根基饭碗。解放前,村民陈大春、麦春武、麦开德、麦开龙、麦应岳、吴安尤、吴国强、丁世昌等十多户人家在此设渡摆舟,并在此居住。陈大春、蔡大由等人在此煮胶染鱼网及帆布。丁世昌、丁世仁、丁世南、丁世富等人在此海域以百袋网捕鱼。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龙尾这块土地又成了下郁村从事革命斗争的联络点和根据地。当时,南区政治武工队指导员陈成禹及陈成邱、张宏等同志就是在龙尾这块土地上组织、领导下郁村村民进行武装革命斗争。在下郁村群众的热心支持和大力掩护下,南区政治武工队开展了卓有成效的革命工作。也正因为如此,下郁村被评为革命老区。这一史实有雷州市委农委离休干部陈成禹同志的证明材料为证。

解放初期,龙尾林地及海滩涂仍然是下郁村民捕鱼生产基地。下郁村当时有五张拖网(罟网)固定在该地捕鱼。1954年渔改时期,附近的伴侣村、溪西村、那灵村等村庄的渔民也到该地生产作业。因埠地拥挤,经常争吵,甚至发生械斗。乌石区为了防止纠纷的激化,派出渔改工作队吴慧及那灵乡乡长林志坚等同志前来解决。鉴于龙尾林地及海滩涂自古由下郁村独自生产、使用的历史事实,本着有利于团结、有利生产的原则,渔改工作队和那灵乡政府研究决定,将龙尾明确划归下郁村生产使用,其余村庄不能使用。这是自古以来,第一次由当地政府对龙尾土地使用权问题作出的裁决。从此以后,其余村庄再也没有人在此生产、经营、使用,对龙尾林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毫无任何异议。

1956年,大队党支部书记黄明进同志组织全大队党员、群众对大队辖区内的林地种树造林。下郁村在龙尾林地上种上木麻黄树苗,但由于龙尾林地靠近大海,土地盐碱成分高,加上海水多次冲刷,树苗或活率不高,下郁村村民多次补种。1958年大跃进时期,为响应毛主席发出的“‘全民皆兵’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号召,时任乌石镇党委书记谢聪同志责成和带领下郁村村民在龙尾林地上植树造林,龙尾林地成为下郁村的主要林业基地和国防战备林带。1962年,蒋介石鼓吹反攻大陆,时任房参公社(因体制多变,下郁村多次分别被划归乌石和房参两个乡镇级公社管辖)书记李光星同志组织全公社民兵营长对龙尾国防林带进行全面检查,在有空隙的地方补种。为加强管理,1976年,下郁村将龙尾林地分给各个生产队管理、经营、使用。龙尾国防林带的树木成为下郁村集体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龙尾国防林带的苍郁茂盛美景,历次航拍图就是最好的见证。

龙尾林地不仅是下郁村农村集体的林木基地,也是下郁村已故先人的长眠之地。三百多年来,下郁村大部分已故村民均安葬龙尾林地。仅是前几年的“帕布”台风引发的海潮和洪水,一口气就毁掉了下郁村祖坟近70座,其中,丁氏祖坟12座,陈氏、麦氏、林氏和李氏祖坟共计50多座。下郁村民小组对龙尾林地及海滩涂的使用事实是铁板钉钉,不容量疑。周边村庄对此未曾有任何异议。岭峰、那灵、房参、平步、潭朗、向党、塘东、新沟、伴侣、谭元、那毛、岭下、谭板、三教、车路等15个村民委员会(即原管区)均出具了证明材料予以证实。

80年代底90年代初,随着海水养殖业的发展,龙尾林地临海的海滩涂成了黄金宝地。最早从1992年5月开始,下郁村民小组将龙尾部分林地临海沙滩发包给他人或单位经营使用。从南往北,共计签订了17份承包合同,承包者从南往北分别修建了15座卿化池。承包合同或协议书大部分都在雷州市公证处办理了合同公证。承包合同约定,所有承包者自己投资修建孵化池设施,承包期限届满后,不动产部分及土地全部移交下郁村所有。承包面积最小的是880㎡,最大面积为3600㎡,大部分都在1000㎡以上。根据当时市场价格,建好1座孵化池的成本至少在50万以上,合同期限届满移交给我村的价值至少有100万元以上。2000年4月18日,下郁村又将百袋寮段东边沙地的面积约为20亩的土地发包给陈朱余,承包期限为30年(从2000年12月1日起至2030年12月1日止)。

1996年,原房参镇人民政府(现己合并为乌石镇人民政府)。引进湛江市赤坎船舶修理综合厂到龙尾投资建设乌石德海渔业贸易服务中心,主营供水、供冰、供油、修船、装卸等业务,在原房参镇人民政府的主持下,村民小组与综合厂签订了《建设乌石德海渔业贸易服务中心合同书》。承包土地面积为43.2亩,合同期限为70年(从1996年1月1日起至2065年12月31日止),合同期限届满后,该服务中心的不动产、土地使用权交回给下郁村。有房参镇人民政府1996年1月3日出具的《关于乌石德海渔业贸易服务中心经营期满后不动产及土地使用权归属问题的意见》为证。1994年,房参镇国土所曾向下郁村收取了“龙尾”士地的地名费。见房参镇国土所的收据。

1986年,国家对龙尾林地全貌进行航拍,并在航拍图上表明龙尾林地在伴侣管区管辖范围内。1992年,国家以龙尾林地作为农村集体土地详查对象。确认龙尾林地为农村集体土地。航拍图和土地详查标明,龙尾林地上林木郁郁葱葱图斑载明“762”代号是滩涂“031”代号是陆地林地,而龙尾土地全部圈定在031代号的范围内。

以上事实,既有当时参加革命斗争工作的老同志陈成禹的证明材料,又有当时在乌石、房参乡镇及大队工作的王鑫、王成凤、李乃春、吴慧、黄其鹊、麦美荣、陈伍、陈兴祥等同志的证明材料,更有附近15个村委会(即原管区)出具的证明材料为证;书证部分既有下郁村与经营者签订的承包合同(协议书),又以有雷州市公证处出具的承包合同公证书,还有原房参镇政府出具的意见及历次航拍图为证;不但有活人的证明,还有死人的证明,己故村民的坟墓更是最好的物证。雷州市政府相关文件都承认龙尾林地由下郁村生产、经营使用的事实。龙尾林地及海滩涂的所有权及使用权归下郁村村民小组所有已是铁板钉钉、铁证如山。然而,李春强买通雷州、湛江及广东省某些官员,雷州市国土局和湛江市国土局、广东省国土厅暗箱操作,将龙尾林地271亩(171亩+99.215亩)的集体土地篡改地名为“北拳“,而以瞒天过海,偷梁换柱地把龙尾林地当作海滩涂出让并非法地办证给华达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但2008年国家海洋局修测海岸线及2018年3月湛江市海域使用测绘资料表明该土地不是海滩涂而是防风林,再说乌石港WGS-84坐标系高斯-克吕格投影也表示该土地是陆地林地,而不是海滩涂。更谎谬竟然把下郁村在龙尾林地43.2亩征租凭给乌石镇海渔炡贸易服务中心的土地也当作国有土地确权,并完好归由李春强使用。

记者了解到,早就对龙尾林地垂涎三尺的李春强,为了非法占有建走私基地,可谓是想尽一切办法据为己有。李春强明知龙尾林地属下郁村所有,理应与下郁村协商开发利用事宜。但是,为永久霸占,李春强完全避开下郁村,利用走私拉拢的关系和违法犯罪所得,不择手段,不惜重金收买贪官,在毫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并在控告人不知情的前提下,分别由湛江市国土局、广东省国土厅批准,由雷州市政府给李春强颁发了两份《国有土地使用证》(其中发给德海渔业公司的土地,实际使用人也是李春强)。2013年8月16日,下郁村为再次向雷州市政府申请确权,到雷州市国土资源局查阅龙尾林地地籍档案材料时发现:(1)1998年3月5日,广东省国土厅粤地政【1998】19号《关于雷州市乌石北拳海海滨娱乐度假场建设用地的批复》,将位于该市乌石镇北拳海湾的国有滩涂共114000平方米(折171亩)的土地使用权出让给雷州市华达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作为兴建海滨娱乐度假场的建设用地。1998年5月20日,雷州市国土局颁发02668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持证人为雷州市华达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春强;(2)1996年3月7日,湛江市国土局湛地政【1996】28号《关于雷州市国土局出让海滩涂地给雷州市华达利实业有限公司兴建造船厂的批复》,将坐落在乌石镇北拳国有滩涂地66183平方米(折合99.275亩)出让给雷州市华达利实业有限公司,作为兴建造船厂及其配套设施之用。雷州市国土局于1998年8月4日颁发了027070号《国有土地使用证》,持证人为雷州市华达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春强。两份《国有土地使用证》所指的“北拳”是被告人篡改地名以欺骗下郁村,使下郁村误认为不是龙尾林地,但事实上是给龙尾林地中的土地办证。更谎谬的是被控告人竟然无视下郁村乌石德海渔业贸易公司签订的合同及房参镇政府出具的意见,竟然在1995年雷州市人民政府雷[1995]146号文的批复,1997年湛江市国土局湛地政[1997]2号的批复,公然把龙尾林地43.2亩土地出让给乌石德海渔业贸易服务服务中心,在1997年1月6日雷州市人民政府及雷州市国土局非法办证给乌石德海渔业贸易服务中心,但该土地的实际使用人为李春强占有。雷州市政府将龙尾林地的271亩及43.2亩的土地确权给雷州市华达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及乌石德海渔业贸易中心是毫无任何依据。

1、雷州市政府认定龙尾林地属国有土地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龙尾林地的使用事实及权属归下郁村所有的证据前面己有详述。雷州市政府、尤其是乌石镇政府明知龙尾林地属下郁村农村集体所有土地,但是,为了获取李春强的好处而贪脏枉法,竞将农村集体所有的林地土地当作海滩涂,而认定为国有土地,然后再将龙尾林地篡改地名为“北拳”而出让、非法办证给李春强,成了李春强圈占、掠夺农民土地的帮凶。这是明显钱权交易的产物,是滥用职权,贪赃枉法的罪证。

2、不履行公告程序,暗箱操作,违反土地发证的法定程序,剥夺了控告人的知情权和异议权。公告是土地发证的必经程序,是法律赋予相关权利人的权利。如果进行公告,那么,下郁村一定提出异议。

3、不到现场划界立桩,任由李春强随意扩大土地使用范围。龙尾林地全部面积约1000多亩,李春强两份《国有土地使用证》面积仅是271亩。雷州市政府发证后,应依法召集相关权利人到现场确认土地使用面积、范围和四至。这是政府发证的基本义务之一。雷州市政府明知应划界立桩,但是,在利益的驱动之下,他们连这一法定义务也懒得履行,为李春强日后随意扩大使用范围,霸占龙尾700亩土地并以建设造船厂为名圈地占地创造条件。现连造船厂的影子也没有存在,这就是被控告人的谋取无穷的“官利”的手段。是彻头彻尾的腐败的勾当。

4、低价贱卖农村集体土地及林木。根据雷州市国土资源局地籍档案材料记载,雷州市国土局与雷州市华达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两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026685号证的出让面积为1140000平方米,出让单价为每平方米6元,出让金684000元,已交出让金384034.20元;027070号证出让面积为66183平方米,出让单价为每平方米3.5元,出让金231640.5元,没有出让金收据存档。两宗地的地段、位置、性质及使用价值均相同,026685号地单价为6元,而027070号地单价却为3.5元,是前宗地单价的一半。两证出让金共915640.5元,不够当时市场价格的三十分之一。这里必然存在贪污受贿。下郁村在龙尾林地种植约800多亩林木,价值约200多万元,被雷州市国土局1997年5月14日雷国土字【1997】06号《关于支付乌石镇北拳滩涂地上林木补偿费的通知》以61324.50元的价格划归李春强。雷州市政府指派雷州市林业局的评估人员秉承领导旨意,既不通知下郁村参加林木样本的收集,也不公开评估办法、依据和标准,更不送达评估结论。下郁村对整个评估程序、过程和结果一无所知,谈不上同不同意由雷州市林业局进行评估,更谈不上要求重新评估。雷国土字【1997】06号文应送达的主体是华达利实业有限公司和下郁村,但是,下郁村从来都没有收这份文件,雷州市政府和国土局越权行使了司法权,随意将下郁村的财产以一纸行政公文的形式裁决给华达利公司,不许复议,不许申诉。地没了,林木也没了,在这些人的眼中,下郁村是砧板上的肉,任其随意宰割。难道这不是滥用职权,鱼肉百姓的铁证吗?

5、相关部门在2017年7月竟然发现又办证的43.2亩土地给乌石德海渔业贸易中心的022931号土地既没有土地单价,也没有出让金,更没有任何归档的收据,更可怕的在工商部门竟然没有该公司的任何登记资料,是一个不实际存在的主体,依法应没有享受土地的资格,而现在该土地的实际使用人为李春强。

6、027070号证持证人主体错误。根据027070号证地籍档案记载,雷州市国土局1996年2月27日以雷地政字【1996】03号《关于出让海滩涂给华达利实业有限公司兴建修船厂的请示》呈请湛江市国土局批复,湛江市国土局1996年3月7日作出湛地政【1996】28号《关于雷州市国土局出让海滩涂地给雷州市华达利实业有限公司兴建造船广的批复》,同意向雷州市华达利实业有限公司出让土地。但是,发证申请人却是雷州市华达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证人也是给雷州市华达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公司法》及《民法通则》规定,雷州市华达利实业有限公司和雷州市华达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两个不同的企业法人,尽管两个企业法人的法定代表人都是李春强,都不能改变它们是两个不同企业法人的事实和性质。在《民法》和《物权法》上,不同的企业法人享有不同的民事权利,同时还要履行不同的民事义务,是不同的民事法律关系主体。既然发证申请人是华达利实业有限公司,湛江市国土局批准出让的对象也是华达利实业有限公司,那么持证人就应该是华达利实业有限公司,而不应是华达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雷州市政府将027070号证颁发给华达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没有任何依据,持证人主体明显错误。出现这种问题,绝对不是审查不当、工作疏忽、甚至是临时工所致等借口就可以掩饰过去的。这表明这些官员受非法利益的驱动,不顾原则,不顾法律,完全听从李春强的指挥,任由李春强指鹿为马,随心所欲。官商勾结程度如此的紧密,如此的默契。公权在这些官员的手中完全成了生财工具,是玩物,金钱在李春强的手中是万能,有钱能让鬼推磨。

记者调查发现,经新闻媒体与社会舆论曝光,以及村民不断上访、信访、上诉后,该事件已得到中央、省市各级政府领导重视,并责成海洋、国土等部门弄青了所属的事实,可即使大家都知道是被侵占与违法的,但地方政府至今都在包庇与推卸,让人非常纳闷不理解的是,被侵占千多亩集体土地也经历了20多年,雷州从潘那生、孙亚帝、李昌梧、许顺、江毅、李雄光已换了六任市委书记,为何拖到现在都不给予合理的解决与处理,难道其中还蕴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内幕?

现如今全国已刮起“扫黑除恶”行动,中央、省市也发布了举报黑恶势力的相关信息,为而我们希望各级政府、各级部门及公、检、法等,要本着“秉公执法,勤政为民”的精神,不要成为雷州腐败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尽而为了雷州乌石一片蓝天,还下郁村一个公道的说法。

同城信息(Icity):
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