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红豆社区 城市论坛 崇左论坛 → 自家人狗不叫(中篇小说)(七)...
本版版主:千江映月
社区广播站:
  推荐:
  标题: 自家人狗不叫(中篇小说)(七)《今日大新》阅报系统 (您是本帖第58个阅读者|本帖回复: 0)
惊鸿剑客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192 黄豆:0
经验:23
主帖:11回帖:12
注册时间:2012-10-17
来自:广西


  回复  引用 悄悄话 评价  收藏  看楼主  [更多功能] 发表于 2018-07-10 15:34 第1楼  
打印|帮助|
《今日大新》阅报系统!-第786期 总第786期 自家人狗不叫(中篇小说)   □李建勤第四版 文化教育

县人才就业服务中心,答应在新山村办了首期的美发培训班。鲜红的宣传横幅挂满村委附近公路两旁的树木,特别引人注目,路过的、办事的,都被横幅吸引了。
钱途和梁仲、黄大树三人忙碌着到各屯动员村民们参加美发培训。全乡就一个美发培训班,钱途争取到在新山村办班,所以尽量动员本村村民多参加。县里有政策,培训都是免费学,贫困户考核合格的,还发一千五百元的补助。
黄光绽在钱途动员下第一个报名参加培训学习。
昨晚一宿,光绽打头一次睡不着觉,老是想着明天的培训班是不是像小时候上学时那样上课?小时候光绽常逃学,老师当着全班点名批评他,光绽脸红到耳根。被老师骂怕了的光绽,人到中年又上一次学,这把胡子满嘴的年纪还坐在年轻人堆里,多少有点不好意思。说不好又像小学时那样被老师点名,那多难堪!但转而一想,不去又学不到这门挣钱的手艺,怎办呢?所以天刚麻麻亮,光绽就几次走出家门抬眼望天空,看太阳爬到哪里了,生怕迟到了。
这当儿,远房的堂姐夫走过来,见光绽还待在家里,奇怪地说:“光绽,今儿不下地了?”
光绽没有如实告诉:“哦,今儿有个约会,少个工了。”经历多了,光绽也学点世故,免得无事生非。
“是不是钱书记又来了?”堂姐夫诡秘地问。
“不是的。钱书记又不是我家儿子,是大伙的书记哩。”
“那是黄支书约了吧?”姐夫又轱辘这眼珠问。
“哪里呢?黄支书怕老婆呢。”光绽说。
“你骗谁?黄支书还能怕老婆?”堂姐夫不信。
“你不知道,黄支书常唱的‘现在村干不容易,抬脚出门老婆气,但得亲戚恨死你。’你没听出?”
堂姐夫一拍大腿:“你说得对,黄支书的大叔没得低保,几个月不搭理黄支书了。”
“家家户户都拿低保了,谁来干活呢?再说,这个低保又不是私人给的,是国家有政策给定的,不符合你别打折算盘。”光绽说。
“现在大伙都希望巴上个村干乡干的好友,能帮照顾照顾,黏上他的光,口袋能鼓点。”姐夫凑上前去说。
“那可使不得。该符合的符合,不符合的暗里来会犯事的。”光绽还是有觉悟的。
“你没听那句山歌吗?‘当个村干真容易,一周大门经常闭,一月工资照领齐。’群众对村干有看法呢。”姐夫说。
“瞎扯谈!哪有这般好事?那些没事干的瞎编。你不见村干和乡干一样天天下村扶贫吗?”光绽替村干部愤愤不平。
“是不是钱书记来了,你以后就当上村干了?”堂姐夫转了话头。
“扛楼梯的哪里知道讨媳妇的难?”当地人蔑称上门姐夫称为扛楼梯。光绽话刚出口,才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得罪堂姐夫了。
堂姐夫像被马蜂蜇到脸上,激烈地抽筋着。他愣了片刻,很快又镇定下来,诙谐地说:“现在上门赛以前,猪狗鸡鸭任我卖,一年四季不耙田。”
堂姐夫还是自讨没趣,脸还像涂上红泥。他伸长脖子压低声问:“光绽,弟媳有消息了没?”
光绽被蛰中了要害,一下子焉了:“姐夫,没呢。”
“唉,门前晒衣杆上没件花短服挂的,是空壳家啊。”姐夫说完,摇头剪手慢悠悠地走了。
光绽心里酸溜溜的,酸到想尿尿。他从没被人这么奚落过,而且是个上门的族人堂姐夫,气不打一处来,心里像有一条毛毛虫在啃噬,怪难受的。光绽越想越气,愤愤地嚷道:“呸!扛楼梯的,你老婆是我远房堂姐呢,不然你连扛楼梯都没门!”
光绽悻悻地回到屋里,屁股猛一顿到稻草墩上,呆呆地坐在那里。他气得干脆使劲地把屁股连同稻草墩猛转一圈,掀起一股小小的烟尘。都怪自己,自己不争气,沉迷赌博,输得妻子愤而出走,窝囊啊!家里也就静悄悄的,怎么都打理不起。老婆愤而出走,说不定她真的跟别人走了,自己再上哪儿讨老婆去?再说,即使讨到老婆,能保管她像春花一样漂亮贤惠吗?
光绽真的坐不住了。
光绽好像不是人一样,觉得要咬紧牙也要改变这窘状。光绽觉得更有必要参加这个培训班了。
光绽开着零件松弛得“哐啷”作响的摩托车,像小学生上学那样心情,早早来到村委文化活动室等候开班学习。九点钟光景,参加培训的学员陆续来到,他们大都是青年男女,穿着时髦,大家无忧无虑,欢声笑语。
光绽有点拘束了,好像自己年纪大了不能合群,郁郁寡欢地坐在裸露的树根上。就在他发怵的时候,突突的摩托车声由远而近。光绽抬眼一看,是钱途开着摩托车来的。钱途老远就喊:“黄哥,你来的可早啊。”光绽呵呵笑着站起来,钱途如他撑腰骨,寂寞和孤独立刻消迹无踪。
光绽好多年没有坐在教室里上课了,这感觉好像回到了小学时代。光绽挺直腰坐在前排,他生怕坐在后面看不清老师的示范。老师剪头发演示时,先把头发梳整齐,然后从上往下往下剪。光绽开了眼界:以前集市上的理发师傅都是从下往上剪,现在老师教的是从上往下剪,逆向思维很重要!不知什么时候,光绽悟出了一个自鸣得意的道理。
培训班开了一个月,光绽在模型头上练了一个月。他老感觉那模型就像春花的头,手指触着有点着电,全身发麻。刚结婚时,他摸着春花的头,也有这样的感觉。
光绽和来自全乡各村屯的学员们都如期结业。凭着这个手艺,一些学员想到县城、市里和省城开美发店,寻找就业门路。光绽理想没那么大,因为儿子还读初中,每周末要回家,他不在家待着,谁能替他打理儿子吃穿呢?光绽就在街上的农贸市场理发行里租个摊位,在那里开业了。
果然,每天都有二三十个顾客找他理发。顾客们说,剪个头发五块钱,划算。
光绽一天一百多块钱的收入,感觉那是不错的挣钱门路。看来,甘蔗地里的花费钱不愁了。
就在光绽准备张罗买化肥时,乡里运来了几批扶贫化肥,贫困户每户十几包扛回家。光绽一边扛一边得意起来:“抵得上一千多块钱呢,今年甘蔗的化肥不用愁了。”
光绽没想到的好事还在后头。没几天,农技站的技术员到屯里指导田间管理。技术员说,顺着春雨飘洒的时候,雨水丰足,蔗根萌芽容易吸允营养,那是撒化肥的好时机。大家都纷纷忙着给甘蔗施肥培土。光绽也拉着人力车把化费拉倒田边给地里甘蔗施肥。光绽累了,脑子就犯难起来,春花的形象老是浮现在眼前。他想,如果春花现在出现在眼前多好啊!
果然,甘蔗像喝了奶那样,一天一个样,墨绿的叶子像给田地铺上了一层毛茸茸的厚绿毯,绿得让人心里特别舒服。
开春后,村民们也开始纷纷养鸡鸭。政府对贫困户实行倾斜政策,免费提供鸡苗鸭苗。三十只鸡苗和五十只鸭苗放在栅子里,叽叽叫得欢心。光绽一有空,就撒几把饲料,小鸭子磕磕碰碰地拚命争食了。(连载)


同城信息(Icity):
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