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红豆社区 城市论坛 贵港论坛 → 四平八稳宰相文章及其他
本版版主:陈卷华
社区广播站:
  推荐:
  标题: 四平八稳宰相文章及其他 (您是本帖第140个阅读者|本帖回复: 1)
家在三江源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4234 黄豆:2
经验:30982
主帖:8791回帖:17618
注册时间:2009-05-09
来自:


  回复  引用 悄悄话 评价  收藏  看楼主  [更多功能] 发表于 2018-07-08 14:35 第1楼  
打印|帮助|

    “风度得如九龄否?”能让赏鉴品味高雅的唐玄宗念念不忘,不知那一代名相张九龄究竟何等潇洒从容人物。

    《唐诗三百首》开篇有他的诗作: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

    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

    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该诗借物起兴,自比兰桂,恬淡超脱,四平八稳,一看就是宰相文章,大家风范。没有寻常文人的那种抑郁不平伤感气息。

    千载遥想,如张九龄这样的超逸不群的人物文章,宋代或许只有苏辙可以比拟。三苏中,老泉好政论,东坡大才子,小苏的名气才华在他家父兄中只能排第三。

    入仕之初,宋仁宗得到大苏小苏这俩文艺小青年,回宫得意地跟老娘炫耀,说这俩人可得好好培养,将来给我家儿子孙子做太平宰相。没想到苏轼过于大嘴巴,宋神宗时改革派王安石上台,他有意见,“你们那新法毛病多,伤害老百姓啊!”神宗去世,保守派司马光上台,他还有意见,“你们这样做不行啊!王老头那新法里有能用的,不要全废除。”于是两派人马都不待见他,那官是一贬再贬。

    苏家兄弟友于,情意深重,哥赞弟是老天派来的天使文友,弟称哥亦师亦友,平日里俩人诗文唱和,书信往来。乌台诗案后,小苏去接大苏出狱,用手捂着他嘴,那意思,“我的哥,你赶紧闭嘴别说了,要跟铸的那大金人一样,三缄其口。”

    从此开始,小苏那是受尽他哥的牵连,宰相梦碎,甚至被贬到筠州收盐酒税。“昼则坐市区鬻盐、沽酒、税豚鱼,与市人争寻尺以自效。莫归则筋力疲废,辄昏然就睡,不知夜之既旦。”管理这事的有三个人,凑巧那俩人都有事儿,所以小苏需要一人做三份工,卖盐、打酒、收猪和鱼的税,相当于开小卖部的兼市场收税员,还带点儿城管性质。

    古代盐税可是政府的一项重要收入,小民吃不起官盐的只能偷买私盐或扫盐碱地的渣渣淘澄盐吃,如贵州那些地方盐不易得甚至养成吃酸菜酸鱼代盐的传统习惯。跟买卖盐的小平民打交道不易,混世魔王程咬金就是贩私盐出身的。跟买酒卖酒的打交道更不易,想想鲁迅笔下跟孔乙己在酒店喝酒那些人的尖刻,往往得眼看着酒从坛子里舀出来,倒进碗里;再想想《水浒传》里江州的鱼牙子浪里白条张顺,手下管的那些如狼似虎敢跟黑旋风李逵打,敢劫法场的渔民,可以想象,这一代才子苏辙工作的可是足够郁闷。幸好,他的才情志向没在这些琐碎的具体事务中消失,反而历练了干才,憋屈得更为务实精干妥贴。

    历尽风波兄弟在。大苏闲来写首词给弟弟,“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苏轼顽强地活着,东坡垦荒,苏堤映月,炖红烧猪肉,“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做岭南人。”新党上台,苏轼接着被贬,再无出头之日。他仍是乐观的。给弟弟苏辙写信说,惠州商品匮乏,只能买点羊脊梁骨,点酒烧烤,待骨肉微焦,摘剔碎肉,像吃海鲜虾蟹。在信中调侃他弟,你生活好,碰不到羊骨头,尝不到这种美味。

    大苏在南边抑郁不得志之时,小苏似乎转了运,甚至做到宰相助手之类的官位。可他的内心,仍是从容淡定的,一如盛唐名相张九龄。《墨竹赋》一文,读来恰如张九龄的《感遇》诗,兰桂的芬芳馥郁,竹子的品高行节交相辉映,如晨星朗月,照亮唐宋文苑,清白千年。





    文同,字与可,著名画家,与苏家兄弟是表兄弟关系,其室名『墨君堂』,四周广栽竹林。观竹,赏竹, 画竹。“胸有成竹”这个成语就是他发明出来的。苏辙《墨竹赋》一文,以与可跟客人对话的形式,先写见到墨竹画的惊讶,再写画家对竹子的观察入微,为了画竹,“朝与竹乎为游,莫与竹乎为朋,饮食乎竹间,偃息乎竹阴,观竹之变也多矣。”把竹子的发芽、生长、日常形态一点点看在眼里,记入心中,才能画好。

    此文赞扬竹子秉性刚直,“春而萌芽,夏而解驰,散柯布叶,逮冬而遂。性刚洁而疏直,姿婵娟以闲媚;涉寒暑之徂变,傲冰雪之凌厉;均一气于草木,嗟壤同而性异;信物生之自然,虽造化其能使?”

    古之品行高洁之士,多喜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要想不瘦又不俗,那就得常吃竹笋烧肉。明代郑板桥也喜画墨竹,画上还要题诗,“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 一枝一叶总关情。” 意思是:卧在衙门的书房里静听着竹叶沙沙的响动,总感觉是民间百姓啼饥号寒的怨声.......

    松竹梅岁寒三友,画完竹子,还可以画梅花。元末王冕有诗,“我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 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没想到,他家还有个洗砚台的池子,想必里面都是乌漆墨黑的水,闲暇时可以舀着泼着玩。哎,一声叹息!在那个大元暴政的时代……
同城信息(Icity):
家在三江源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4234 黄豆:2
经验:30982
主帖:8791回帖:17618
注册时间:2009-05-09
来自: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0 发表于 2018-07-10 16:03 第2楼  




同城信息(Icity):
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