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红豆社区 时事财经 热辣时评 → 云南永善汇泉公司三无企业何来拆...
社区广播站:
  推荐:
  标题: 云南永善汇泉公司三无企业何来拆迁资格? (您是本帖第198个阅读者|本帖回复: 0)
紫如懮人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734 黄豆:0
经验:308
主帖:140回帖:142
注册时间:2015-07-17
来自:


  回复  引用 悄悄话 评价  收藏  看楼主  [更多功能] 发表于 2018-07-04 12:50 第1楼  
打印|帮助|
  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周安秀,女,生于1952年5月27日,身份证号码:532126195205270029,汉族,云南省永善县人,居民,住永善县溪洛渡镇景新社区景新三组63号。

  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胡正清,男,生于1944年5月29日,身份证号码:532126194405290011,汉族,云南省永善县人,居民,住永善县溪洛渡镇景新社区三组62号。

  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胡安权,男,生于1975年5月29日,身份证号码:532126197505290039,汉族,云南省永善县人,居民,现住昆明市官渡区关上中心区1幢3单元601号,电话:15308856837

  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胡钧(曾用名胡安均,胡均友)男,生于1973年10月5日,身份证号码:532126197310050051,汉族,云南省永善县人,工人,住永善县溪洛渡镇景新社区景新三组66号,电话:18908703668.

  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薛贵琼,女,生于1973年2月18日,身份证号码:532126197302180024,汉族,云南省永善县人,农民,住永善县溪洛渡镇景新三组38号,电话:15348708098。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再审被申请人):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马水河街。

  法定代表人:刘长杰,该公司董事长。

  申诉人周秀安,胡正清,胡钧,胡安权,薛贵琼因房屋拆补偿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永善县人民法院(2013)永民初字第433号民事判决和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昭中民三终字第92号民事判决,以及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云民申887号民事裁定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特向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

  申诉事项:

  请求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对上述法院作出的一、二审判决和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裁定,依法提出抗诉。

  一、法院判决书存在错误

  永善县人民法院(2013)永民初字第433号民事判决和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昭中民三终字第92号民事判决书,以及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云民申887号民事裁定书所认定的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所承接永善县汇泉人限公司主要事实的认定上,存在以合法的公司名称来掩盖不合法的永善汇泉有限公司与永善县人民政府在对校园片区土地开发上非法的目的。其事实和理由是:

  1.判决书认定:“2004年初,永善汇泉有限公司开发永善县溪洛渡镇校园片区,编制了项目建议书报永善县发展计划局立项审批,2004年4月2日,永善县发展计划局永计投字(2004)37号文件《关于永善县城校园片区开发项目建议书的批复》批准立项建设。2004年9月2日,永善县人民政府永政复字(2004)45号文件《关于同意永善县校园片区拆迁安置方案的批复》批准了永善县校园片区拆迁补偿安置方案。2006年,永善汇泉公司获得了永善县校园片区拆迁许可。”而该判决后者确认定:“校园片区开发办多次要求胡正清、胡钧,周秀安等人拆迁原住房屋未果,因永善县汇泉有限公司一直未办理好房地产开发资质及企业工商注册登记等相关手续。”

  公司始于登记。这个获得永善发展计划局批复立项、永善县政府批复拆迁方案、拆迁许可的“永善汇泉公司”,既没有工商登记、也没有注册,是一个什么存在?永善县政府及发展计划局将涉及数百群众重大民生利益的土地开发、房屋拆迁交给一个不存在的、无资质的“东西”开发,难道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所为?如果没有审查其资质而批复同意,是懒政,应当追究责任;如果审查了没有审查出来,是能力不足,相关责任人应当辞退或免职;如果审查出来依然批复,这里面可能存在腐败或交易,应当依法追究。不管是什么情况,按照过错责任自担、不伤及无辜的法律精神,其造成的后果不应当由无辜的群众承担。

  2.永善县人民政府于2004年3月16日与永善汇泉有限公司签订了《永善县县城校园片区开发建设合作协议书》,从时间上看,永善汇泉有限公司于2006年才获得校园片区拆迁许可,也就说在2006年汇泉公司才获得校园片区土地的开发许可证。但永善汇泉公司是在2004年3月6日就与永善县人民政府签订了《永善县校园片区开发建设合作协议书》,这种还未获得土地开发许可证之前的两年就订立了协议书,对此,在用地征地上程序不合法,其中的原因是为什么?

  3.永善汇泉公司在未取得房地产开发资质证及企业工商注册登记相关手续的情况下与永善县人民政府签订《永善县城校园片区开发建设合作协议书》是否合法?五申诉人人认为:永善县人民政府与永善汇泉公司订立的《永善县城校园片区开发建设合作协议书》是无效的,永善汇泉公司没有取得房地产开发的资质证及相关的企业工商注册登记手续,他就无权对校园片区土地进行开发,这种没有合法手续的皮包公司尽管获得了对校园片区土地的开发许可,订立了《校园片区开发建设合作协议书》,但这协议书也是无效协议,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无效协议从订立之日起就无效。

  4.永善汇泉公司与五申诉人所签定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就其合同上加盖的印章而言,也存造假,欺诈。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一)(二)项的规定,该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无效。

  根据永善汇泉有限公司于2007年10月2日与申诉人胡钧签订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上加盖的印章是一颗印章上有两个公司的名称,即: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同时又有永善汇泉有限公司。一颗印章上的两个独立的的公司名称,能说明什么?能说明永善汇泉有限公司是其分公司吗?不,只能说明公章的造假而对被拆迁安置户乃至于对所订立《合同》上的欺诈。永善汇泉有限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上的代表人是张其晃,如果永善汇泉有限公司是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分公司,那就不会存在2009年8月21日,永善县人民政府重新与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订立合同。对此,以欺诈,恶意串通的协议无效。

  5.永善县人民法院对此案的一审判决和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以及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再审裁审,均认定:“2009年8月21日,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永善县人民政府签订《校园片区开发建设合同协议》,约定永善县人民政府与永善汇泉有限公司2004年3月16日签订的《永善县城校园片区开发建设合作协议书》中属于永善汇泉公司享有的权利和承担的义务由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承接”。对此公司的变更,就是永善县人民政府以合法公司名称来掩盖其非法目的的实质所在。但尽管公司名称变更,便仍然改变不了永善汇泉公司与永善县人民政府签订《永善县城校园片区开发建设合作协议》的无效合同的事实。在土地开发问题上,既然永善汇泉有限公司无证开发校园片区土地,是合法有效的,为什么尔后又要将该地段转让给西昌房屋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呢?既然西昌房屋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永善县人民政府订立的《校园片区开发建设合作协议》是有效合同,即在房屋拆迁补偿安置问题上不再与五申诉人补签《房屋拆迁补偿安置问题上不再与五申诉人胡钧持与永善汇泉公司订立的《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的无效合同呢?该土地开发存在公司的变更,法人的变更,合同的变更,对五申诉人《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的合同不变更重签,这就是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为永善汇泉有限公司享有的权利和承担的义务吗?对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房地产开发有土地的再次出让的合法要件是什么?房屋征迁单位与被征迁人之间关系,征迁单位与被征迁人之间应当按照行为时合法有效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规定程序开展工作,具体为:由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主体、按房屋拆迁许可证的规定进行,不是交给一个无工商登记、无开发资质、根本没有成立的所谓公司进行。同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事人达不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就补偿安置争议提起民事诉讼人民法院应否受理问题的批复》(法释〔2005〕9号)规定,拆迁人与被拆迁人达不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并告知当事人可以按照《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六条的规定,向有关部门申请裁决。《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16条规定,拆迁人与被拆迁人或者拆迁人达不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由房屋拆迁管理部门裁决。房屋拆迁管理部门是被拆迁人的,由同级人民政府裁决。对裁决不服的,3个月内向人民法院起诉。因此,拆迁人与被拆迁人之间应当按照该规定程序进行,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就拆迁安置补偿不能达成协议的,应向房屋拆迁行政主管部门申请行政裁决,而不是由西昌公司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对此,该案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

  二、房地产估价报告存在的问题

  1.根据云南凯信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其房产评估的有效时间是2006年8月15日至2007年8月15日,即有效时间是一年,然而永善汇泉有限公司与申诉人订立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书的时间是2007年10月2日,即超过了房地产评估报告确定的有效时间内签定的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合同应为无效合同。

  2.根据云南凯信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的评估报告上所写的委托方: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永善汇泉有限公司,据此委托所产生对申请人房产的评估是无效的。因为永善汇泉有限公司不是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下属分公司,如果永善汇泉有限公司是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分公司,那么永善汇泉有限公司就不会照判决所认定的那样“一直未办理到房地产开发资质证及企业工商注册登记等相关手续,更不会存在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永善县人民政府的二次合同的订立。由于永善汇泉有限公司在合同印章上造假,由于永善汇泉有限公司无房地产开发的资质及相关手续,故他就无权委托云南凯信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其房产评估,尽管云南凯信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此房产作了评估,由于程序不合法,故然导致该评估报告无效。在这一、一存在的问题,该案一审判决,二审判决及再审裁定,均无事实依据加以证明。故然致使该案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3.在云南凯信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其房产的评估问题上,存在不实还自相矛盾之处。

  在该份评估报告书中,对申诉人胡钧砖混结构房产面积的评估价格是每平方米420.01元,而在同一时期,同一地段的房屋最低评估价是1718.00元,对此,永善县地税局有账可查。针对这一问题,申诉人也多次向永善汇泉公司及校园片区开发办口头反映未果后才导致五申诉一直未拆原住房的根本原因。

  综上所述,永善汇泉公司没有工商注册登记、也没有房地产开发资质,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永善县政府将校园片区房地产土地使用转让给没有资质、没有登记注册、根本不存在的永善汇泉公司开发的行为,不仅违法,更损害了5申请人在内的所有拆迁群众的合法权益。这是第一次伤害。没有取得房地产开发资质、没有工商注册登记的永善汇泉公司违法取得该片区土地开发权后,空手套白狼,将该片区土地开发使用权转让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公司、签订《校园片区开发建设合作协议》的行为,再次损害了5申请人在内的所有拆迁群众的合法权益。这是第二次伤害。再看永善县政府的行为,先把校园片区群众土地交给没有资质、根本不存在的虚拟的“永善汇泉公司”,由群众与这个虚拟的“永善汇泉公司”签订《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后,立即与这个虚拟的“永善汇泉公司”解除合同,顺手将校园片区群众土地交给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公司,将群众与虚拟的“永善汇泉公司”签订《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交给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公司。这是连续伤害。从始至终,都没有校园片区群众什么事,我们不知道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交给谁、不知道与自己签订合同的人有无资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拆迁自己房屋的人又变成另外的人,我们与永善汇泉公司签订的合同,不知什么原因、也不知什么理由、更没有变更的情况下,由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公司来履行。在整个事件中,我们好象无知的幼儿,一切都有人给我们做主。社员权、知情权、表达权,我们都不能行使,说了没人听(见一、二审及再审判决)。我所看到的,不是服务政府,是包办代替的家长,不是公仆,是主人,是群众的家长、监护人。

  必须明确,永善县政府与一个没有主体资格的所谓公司签订的开发协议自始无效,对合同双方没有约束力,更不应当对没签订合同的校园片区群众有约束力;必须明确,永善汇泉公司违法取得该片区土地开发权后,将该片区土地开发使用权转让西昌市房屋建设开发公司的合同是无效的,在共和国的土地上,绝不允许有人通过瞒天过海、非法手段将自始无效的合同合法化;必须明确,永善县政府连环转手、以虚变实,以家长、监护人身份擅自作主开发群众重大生存利益的行为是无效的,就算监护人处置被监护人财产,都应以不损害被监护人利益为边界。何况在群众房产评估上,同一时期、同一地段的评估价相差4倍之多(申诉人的房产评价每平方米420.01元,其他是每平方米1718.00元)。我们坚信,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我们等得到。所以再次提起申请,请求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抗诉。

  此致

  云南省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周秀安

  胡正清

  胡钧

  胡安权蒋廷美

  薛贵琼

  2018年6月28日

同城信息(Icity):
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