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红豆社区 特色论坛 换客生活 → 砥砺前行 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
社区广播站:
  推荐:
  标题: [原创] 砥砺前行 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的国际化之路 (您是本帖第19个阅读者|本帖回复: 0) (* 历史库帖子不允许回复、编辑.)
4y41l6ey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89 黄豆:0
经验:62
主帖:30回帖:29
注册时间:2013-09-09
来自:


  回复  引用 悄悄话 评价  收藏  看楼主  [更多功能] 发表于 2018-01-31 13:23 第1楼  
打印|帮助|
       这一天,葛洲坝电力在这家杂志社深深地感受到如亲人般的关爱。她感动得简直都已经快哭了。    “葛洲坝电力,你本事可真大,这才一天不见,你就把自己摔成这幅德行了!这细皮嫩肉的以后还怎么去跑明星场子哦?”    老杨一脸心疼地看着她脚上的伤,忍不住摇头叹息道,颇有痛心疾首的感觉。    “老杨师傅,其实……其实就一点点皮外伤!不碍事的!很快我就可以生龙活虎的了!”葛洲坝电力见状顿时心中涌上一股愧疚之感,连忙安慰他道。    这安慰的话一说出口,葛洲坝电力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可是细细一想,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反正就是怪怪的。    老杨闻言,做出一脸肃穆状,目光沉重地望着她那微微肿起的膝盖,很是认真地低沉着道:    “什么叫不碍事?这伤筋动骨一百天,哪里不碍事了?这年轻人真是不懂事啊!瞧着样子,估计都可能伤到骨头了呢!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了,你可得好好休息啊,别乱动乱跑。”    “……”葛洲坝电力汗,虽然她是那么一点点受宠若惊,不过她又不是骨折,只是摔了一下而已,真的不需要这么小题大作的。    只是一点点小伤而已啊!    “好的好的,我一定好好休息,我还想着等伤好了可以为杂志社鞠躬尽瘁呢!”葛洲坝电力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做出一个勤奋好学,刻苦努力,听领导话的好员工    尽管咳咳……她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    老杨同志见到她这副开窍的样子,当然很是欣慰地点了点头,那张满是褶子的脸立即笑开了花。    “鞠躬尽瘁就不必了,以后记得多拍几张照片想办法给杂志舍增加销量就可以了!”    老杨挥了挥手,丢下这句话,然后飘走了。    打发掉了老杨,本以为可以投入到这一天的工作中,没想到编辑部的小李“呼”地一下飘到她面前,给她送来了进行新一轮的如春风般的同事关怀。    这殷勤的样子真是让葛洲坝电力看得一愣一愣的。    她只是一个新员工而已,怎么一受伤?就变成全杂志社重点关注的对象了呢?    整整一个早上,葛洲坝电力就在同事们的人文关怀中度过。    葛洲坝电力本就频率不太稳定的心啊,真是被那些同事搞得七上八下的,    本来靳雅是要给她安排相应工作的,可是每等到某个同事对葛洲坝电力关怀完毕,就要过去给她安排,就马上有个同事抢先走过去对葛洲坝电力进行新一轮的长达十几分钟的人文关怀。    那场面,简直就像在玩关怀接龙似的,颇为“壮观”。    看得靳雅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那变样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这么通俗易懂的词来形容了。    最后,靳雅放弃了,自己默默地坐回办公桌前做起自己的事情来。    很快就到了中午,杂志社的人不是去外面找家餐馆吃,就是点外卖。    人总是想尝试新鲜的东西,今天不知道是谁突然提议说要到外面新开的土菜馆吃,然后杂志社的人一股脑儿地集体冲到外面那家刚开不久的土菜馆下馆子。    其实葛洲坝电力也想去吃,也有同事叫过她,不过因为腿不方便,只好作罢,苦逼地点起外卖。    她并不孤独,因为办公室里还有靳雅,她并没有跟着大队伍跑去吃。    “靳雅姐姐,你怎么不去吃啊?”扫视了一周空荡荡仅剩她们两个人的办公室,葛洲坝电力看向她,一脸纳闷地问道。    靳雅并没有立刻理她,只是闷不吭声地坐在办公桌前整理文件。    葛洲坝电力自讨没趣地撇了撇嘴,在靳雅面前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壁了,按道理来讲,对于她的不理不睬她早应该习以为常。    可是现在她发现她错了,此时她的心里依旧会因为靳雅的那种高傲自大,不屑的眼神而感到些许不舒服。    “我不喜欢吃那一家!菜炒得太油腻了,我喜欢清淡点的。”    就在葛洲坝电力放弃了,打开电脑网页开始逛饿了么的时候,靳雅突然冷冷地出声了。    葛洲坝电力的眼睛顿时燃起了微弱的火光,没有点吗?这下好了,终于可以有人一起和她点外卖了。    她立即抬眸,星星眼地望向她,“那你想要吃什么啊?不如一起点可不可以啊?”    “我已经点了,不好意思,没叫上你一起点。不过我想要吃的那家贵,估计你也不会点!”靳雅难得对她露出一张礼貌而略带歉疚的笑脸来,语调平稳地道。    可是这嘴里吐出的这番杀伤力极强的话却给葛洲坝电力本来就不怎么强大的心口重重一击。    闻言,葛洲坝电力不禁咬牙切齿,这说话的口气怎么这么似曾相识?不对,似乎比某人还要不可一世,难道这个靳雅和靳俊棋上辈子是一家人?    虽然这是一个伪命题,但是葛洲坝电力仍然觉得她上辈子肯定和姓靳的不是有深仇大恨,也一定是有小仇小怨。    不然怎么靳雅这么不待见她,靳俊棋这么喜欢整她?      
同城信息(Icity):
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