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红豆社区 城市论坛 河池论坛 → 老子宁肯到塞上骑马,也不和你们...
社区广播站:
  推荐:
  标题: 老子宁肯到塞上骑马,也不和你们这帮小人相争 (您是本帖第129个阅读者|本帖回复: 1) (* 此帖子由于三个月内未有回复已被系统自动锁定,不允许回复)
家在三江源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3535 黄豆:2
经验:30577
主帖:8662回帖:17363
注册时间:2009-05-09
来自:


  回复  引用 悄悄话 评价  收藏  看楼主  [更多功能] 发表于 2018-01-22 23:18 第1楼  
打印|帮助|

       1、    

    在眉山街头,有一座广场,广场中央是苏洵、苏轼和苏辙父子的高大雕像。春光或秋光晴好时,雕像下面总有不少市民驻足停留,或是坐在台阶上小憩。更多的是孩子,他们在雕像的背景下跑来跑去。而近在咫尺的是市声,是来往的车流和行人。这种寂静与喧嚣就这样在眉山的街头相反相成。

    苏洵的生育能力偏弱,在大多数中国文人子息众多的时代,这位老先生仅育有女儿八娘和三个儿子,而且长子早死,成活下来的只有苏东坡和弟弟苏辙。当然,幸好我们知道,苏老先生的这两个儿子都是货真价实的大师。

    寓言里说,老鼠向獅子夸口,说自己一胎生育十多个儿女。獅子说,我只能生一个,不过,我生的是獅子。这则寓言很适合由老苏讲给那些儿孙满堂的老鼠们听,可惜一生不苟言笑的苏老泉未必肯说这种俏皮话。倒是苏东坡在诗中叹息:嗟余寡兄弟,四海一子由。

    2、

    嘉祐六年,也就是公元1061年,苏东坡独自前往陕西凤翔出任判官,苏子由留在京城照顾年迈体弱的父亲。两兄弟生平第一次真正地分别,苏子由含泪把哥哥送到几十里外的地方。他登高临远,望着哥哥孤独的背影消失在瑟瑟秋风中,不觉潸然泪下。

    就是这次送别,苏子由想到哥哥前往任职之地时,必将经过几年前他们借宿过的渑池县的古寺,于是写了一首诗寄给苏东坡:

    相携话别郑原上,共道长途怕雪泥。

    骑驴还寻大梁陌,行人已渡古崤西。

    曾为县吏民知否?旧宿僧房壁共题。

    遥想独游佳味少,无言騅马但鸣嘶。

    果然如同苏子由想象的那样,苏东坡前往凤翔途中,又一次借宿渑池古寺。但令苏东坡伤感而扫兴的是,几年前那位热心的老和尚已经过世了,留有他和子由诗句的那堵墙壁也倒塌了。

    到达凤翔不久后,他读到了子由寄来的诗,于是和了一首,那是苏东坡作品中最为神妙的精品,即我们熟知的《和子由〈渑池怀旧〉》:

    人生到此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3、

    1071年,也就是熙宁四年,苏东坡带着一家老小离开了首都前往杭州,他首先来到位于首都以南的陈州,和在这里任职的子由相聚。苏东坡在弟弟家里住了七十多天,这两个多月是如此珍贵而富有生趣:

    他们有时到柳湖划船,有时到郊外散步,更多时候谈诗说文――而这总离不开酒。苏东坡则属于瘾大量小之例。泥饮之中,苏东坡说:对你们这种海量的人我并不羡慕,你们喝一百杯才醉,我喝一杯就醉,同样都是醉,不是和你们一样乐得其所吗?

    苏子由性情沉静,外人面前甚至有几分拘谨。不过,与哥哥相处,这个寡言的弟弟也话多了起来,他认真地告诉苏东坡:你注意过一件事没有?如果一日空闲的话,就相当于两日。所以,人的一生七十年要是都在闲里度过,事实上就相当于活了一百四十岁,我以为这是最容易的长寿之道。

    苏东坡离开陈州时,苏子由依依不舍,把哥哥一直送到颖州。对苏氏父子有恩的欧阳修,此时隐居于颖州。兄弟俩自然免不了前去看望欧老夫子。欧老夫子对二苏的到来有些意外的惊喜,兴冲冲把家里收藏的一块云石屏风取出来,请二苏观看并写诗。这是古代文人雅聚惯有的招式,好比今天的时尚青年相聚往往要泡吧一样正常。

    4、

    密州任上,苏东坡度过了他的四十岁生日。四十而不惑,按古老中国的传统说法,作为一个大师,苏东坡此时的文字功底已趋化境,炉火纯青。

    令人意外用惊奇的是,恰巧是在物质生活最为困顿的情景下,大师迎来了一生中创作的高峰――他在这一时期写下的诗、词、赋、文,无一不是最为优秀的。

    大师苏东坡出没于密州这座小城之时,青年时期的火气已经渐渐消退,他的心底涌上了一种安详和豁达。顺天知命,超然物外,虽然不时有烦心的琐事困扰,但他已经能够以一种不变应万变的洒脱来对付。

    熙宁九年(1076)中秋节,四十岁的苏东坡喝了一个通宵的酒,月华如水,照着诗人在太守府的后花园里独自痛饮。酒酣耳热之际,心跳急速之时,苏东坡写下了他一生中最优秀的词章,那就是千古传诵的《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云,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首被称为“天仙化人之笔”的绝妙好词,词前有小序,说明是“兼怀子由”,是怀念他弟弟的。然而,他同时却又包涵了面对宏阔宇宙与永恒自然时,诗人那份困惑与解脱。他对人间和亲情的热爱,在这轮明月光辉的映照下,如同那些月下的寒烟秋草,一一挺立而生。

    5、

    乌台诗案祸从天降,苏东坡自忖当死,一度打算自尽。不过,当小人们罗织罪名企图将大师致于死地时,正义的营救也在同时进行。

    苏子由向圣上上书,要求交纳自己的官位为哥哥赎罪。但据说所有的营救中,最打动神宗的却是已经退休的前任总理王安石,王安石只说了一句话,他说:岂有盛世而杀贤士乎?

    苏东坡对王安石的新法时常讥讽,而王安石不以为忤,反而站出来为政敌说话,宋人的宽容大度可想而知。很多年后,当两个大师都历尽沧桑,他们会再次在金陵相聚。一壶浊酒,两头白发,眼前都是逝去的锦瑟年华。

    狱中的苏东坡真切感受到了死亡临近的恐怖。在短暂的恐慌和委屈后,他不得不正面人生――既然要来的早晚要来,那就得做好准备去应对。为此,苏东坡给弟弟写了一首诗,相当于他的遗言:

    是处青山可埋骨,他年夜雨独伤神。

    与君世世为兄弟,更结人间未了因。

    塞马失马,焉知祸福?这首绝命诗很快传到了宋神宗手里,神宗读罢,也不由一阵伤感――他原本就不打算杀苏东坡,这一回更下不了手。

    除夕那天,苏东坡度过了四个月零二十天的牢狱生活之后,再次见到了乌台之外自由的阳光。

    那个除夕之夜,苏东坡一定饮了许多酒,不然,我很难明白,刚刚摆脱了一场文字狱,他怎么会又诗兴大发,写下了一首如果让检查官们看到后更会当成罪证的诗?

    平生文字为吾累,此去声名不厌低。

    塞上纵驰他日马,城东不斗少年鸡。

    后两句诗必须翻译与现代白话,意思相当于:老子今后宁肯到塞上去骑马,也不再和你们这帮小人相争了。

    6、

    在贬谪惠州后,苏东坡以为这辈子大难已过。孰料,一夜之间,一纸命令从东京传来:贬儋州。

    这一次,苏东坡只带了儿子苏过,父子两人坐船到了广州,再由陆路往雷州半岛而去。在藤州,苏东坡巧遇了贬到雷州的苏子由,兄弟两人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见面了,没想到却在白发如霜的晚岁相逢于遥远他乡的古城。

    陆游的《老学庵笔记》说,苏东坡和苏子由在藤州的一家路边小店吃饭,这种穷乡僻壤,自然没有什么好东西,店家只供应一种汤饼。兄弟两人默默地吃着粗劣的汤饼,吃着吃着,子由突然放下筷子唉声叹气――想必他想起了锦衣玉食的昨天吧。

    苏东坡却悠然一笑,一边大口吃着汤饼,一边安慰弟弟:这种汤饼,你难道还想细细品味吗?

    子由陪着东坡前往雷州半岛最南端的递角场,苏东坡将从这里坐船渡海,前往云雾弥漫的海南岛。他的中古时代,海南岛不是今天的旅游胜地,而是鹿也回头人也回头的海角天涯。

    那一天的琼州海峡风平浪静,太阳在海面跳跃着,把海水染成一片不真实的绯红。苏东坡和儿子上了船,他站在船头,向立在岸边的子由等人告别。

    此时的子由已经泪流满面,苏东坡忽然笑了,他对弟弟说:孔子所说的道不行,乘槎浮于海就是这样的吗?

    7、

    海南岛不仅物质匮乏,文化更是乏善可陈。苏东坡的到来,对当地寥若晨星的读书人来讲,无疑是难得的福份。一位叫姜唐佐的书生仰慕苏东坡的名声,于元符二年九月前来拜访。苏东坡亲自指导他作文之法,他在苏家住到第二年春暖花开才告辞而去。

    临行时,苏东坡书写了柳宗元的两首诗送给他,并赠诗两句:沧海何曾断地脉,白袍端合破天荒。意思是说海南虽与大陆隔着大海,但并没有中断地脉的相连;海南以前一直没有人中过进士,将来破此天荒的人一定是你。他与姜相约,等到将来姜中了进士,他再把诗继写完。

    此后姜到广州等地游学,于崇宁二年(1103)正月进京赶考,路过汝南时,他专程拜访已经致仕在家的苏子由。见面时,他把苏东坡当年写的那两句诗拿给子由看,此时,苏东坡已经去世一年多了。睹物思人,子由泪如雨下,他提笔为哥哥继写完了那首诗:

    生长茅间有异芳,风流稷下古诸姜。

    适从琼管鱼龙窟,秀出羊城翰墨场。

    沧海何曾断地脉,白袍端合破天荒。

    锦衣他日千人看,始信东坡眼目长。

    这一年,姜果然高中进士,成为海南第一位登科的人,应了苏东坡破天荒的预言。

    8、

    苏东坡去世后,悲痛的苏子由把他安葬在河南汝州郏城县钧台乡境内的一座山上。很巧,这座山的名字也叫峨眉山――在距苏东坡的故乡眉山不远,那里有另一座峨眉山,一座苏东坡曾登临过、歌咏过的峨眉山。

    9、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清。现在,苏东坡死了,一种生活方式就此徐徐拉上了帷幕。

    在不绝如缕的纷争与迫害中,他努力营造过自己的小世界,在这个小世界里,他用象形文字书写诗文,那些内心的情愫顺着手上的狼毫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它们感动了一个时代和一个国家,更感动了难以计数的后来人。

    诗歌和美酒,这既是苏东坡抵挡无常命运的武器,也是构成他生活方式以及精神世界的两大决定性要素。飘逸而雄健的文字,醇香而甘冽的美酒,其间是一个叫苏东坡的古代中国文人,他的笑容与心跳都浸染了这二者浓墨重彩的芬芳。

    弹指一挥,九百多年过去了,沐浴过大师的月亮还在,涛涛岷江还在,黄州的赤壁与海南的椰风还在,只是,斯人已逝,除了那些生动的文字,我们已经无法想象得到,在世上,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时代,这么一个文人,这么一种生活方式。

    但他们的确存在过。在这颗小小的星球上,在这颗小小星球的太平洋的西岸,在一个叫中国的古老国度,欢笑与泪水都曾经那样生动而清澈。逝者已远,惟回忆和怀想可以拉近我们和他们的距离。
同城信息(Icity):
家在三江源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3535 黄豆:2
经验:30577
主帖:8662回帖:17363
注册时间:2009-05-09
来自: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0 发表于 2018-01-24 00:03 第2楼  




同城信息(Icity):
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