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红豆社区 时事财经 热辣时评 → 木兰县木兰镇三份文件相互矛盾,...
社区广播站:
  推荐:
  标题: 木兰县木兰镇三份文件相互矛盾,是想掩盖什么? (您是本帖第18个阅读者|本帖回复: 0)
liangpie336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17 黄豆:0
经验:12
主帖:5回帖:7
注册时间:2017-08-17
来自:


  回复  引用 悄悄话 评价  收藏  看楼主  [更多功能] 发表于 2018-01-10 18:31 第1楼  
打印|帮助|





  近日,本社报道“哈尔滨市木兰县强买强卖土地,木兰镇受益农民变成受害者”一文后,举报人又提供新的报料。
  
   刘文泉:省政府没有权力审批基本农田,变更基本农田也必须由国土资源部审批变更,你就给我拿出变更手续就可以了。
  李立说:刘文泉你今天要这个手续,好,这个手续过后完全给你,但是,我们国土局不对这个问题再对你进行解释。
  刘文泉说:只要你们给我拿出这个审批手续就可以。
  第二天刘文泉就去木兰县国土局查看他们所说的基本农田变更手续时,由王子君接待的我。
  刘文泉说:王股长,昨天李局长在会上说,让我过来看这个基本农田变更手续。
  王子君说:谁说那是基本农田的。
  刘文泉说:昨天在会上李立局长让我来取这个手续的,并且说你们有这个审批手续。
  王子君说:我们报卷的时候不是基本农田。
  刘文泉说:报卷之前是不是基本农田?
  王子君说:2006年就不是基本农田,我是2010年报的卷,之前咋变的我就不知道了。
  刘文泉说:无论咋变的,都得必须由国土资源部审批。
  王子君说:你说的对,《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基本农田必须由国务院审批,但是该地根本就不是基本农田,那里来的审批变更手续,并且说1997年之前就没有划定过基本农田。
  刘文泉说:基本农田是1995年划定的,是国务院划定的全国不低于18亿亩基本农田的红线(而且只有基本农田才是按人口分配的,并且当时是上缴农业税的,如今是享受国家粮补政策的)。
  王子君说:谁说是1995年划定的基本农田,你把文件拿出来给我看看。
  我们又来到李立局办长公室。
  李立说:基本农田是1995年划定的。并且对刘文泉说,你要是听我的,你现在不追究基本农田这事,这和你没关系,因为那是当时全省大面积自行调整的一向运动,不用审批。
  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在昨天的会议上,李立局长对我说,他们有这个基本农田变更手续,原来是他们把会议录像拿给省巡视组看的,他们是在欺骗省巡视组!
  难怪省巡视组在第二次回到木兰县实施“回头看”的过程中,木兰县公安局组织大批警力,阻挡我们上访人向巡视组再次揭发真相!就连我们举报人在外面等着都不可以(以上所述均有视听证据)。
  到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县里总说,省巡视组已经审查完了,如果有错的话,巡视组是不会通过的。原来他们是为了应对上级领导过问此事而编造的一个理由(因为他们总拿巡视组已经审查完了为由,搪塞过问此事的领导们)。
  刘文泉同时还在昨天的会议中问他们,征地为什么不找土地承包人,不让土地承包人知道。
  王子君说:你说没找你就没有找你了,我们找你你不在家呀。
  刘文泉说:是你找我的吗?
  王子君:无语中……
  刘文泉说:你们根本就没有找过我,因此你们的作法是违规的。
  王子君说:违不违规,不是你来认定的,得有关部来认定违不违规、违不违法。
  刘文泉说:你们没有找我(承包人)是不是违规,而且找没找过我还说不是我来认定的,如果你们这样的态度,咱们今天的会就不要开了。
  杨鹏飞说:当时征地镇里和村里也不可能没有找过你呀。
  刘文泉说:没有找过我就是没有找过。
  杨鹏飞说:不可能没有找过你呀。
  刘文泉说:你老说不可能,是你来找我的吗?
  杨鹏飞说:那到是(他没找过)。
  刘文泉说:所以说你没有找过我,就不应该说已经找过我了。
  在此次会议上,刘文泉又提出,木兰镇政府以授哈尔滨昊伟农业有限公司委托,同村民签订了一份变相的‘以租代征’的剥夺村民知情权话语权的“土地经营权流转合同”是个骗局,而真正的土地承包方是木兰县人民政府,是县政府在征地之前挪用巨资承包了土地。
  王忠勋说:是县政府包的地,是县政府出的钱,并且还说,县政府可以出资承包土地(均有视听证据)。




  另外,沈阳督查局于2015年3月17日责令黑龙江省国土资源厅对刘文泉举报上访的事项进行调查,并将调查结果以书面形试向上访人反馈。
  同年4月初,由哈尔滨市国土资源监察局朱处长等人前往木兰县调查此事,然而他们根本没有通知上访人及村民参与调查此事,也没有给出调查结果,村民也都不知道他们来调查此事。之后刘文泉在同年的7月份去哈尔滨市国土资源监察局要求查看调查结果,并找到了带队领导朱处长,以下是与朱处长的对话。
  刘文泉:您是朱处长吧。
  朱处长:我是,你找我什么事。
  刘文泉:我是举报木兰县违规征地事项的举报人刘文泉。
  朱处长:你找我什么事。
  刘文泉:如今你们已经调查完三个多月了,今天我特意来要调查结果的。
  朱处长:我不对你个人答复(调查结果),我只对省国土厅答复。
  刘文泉:那你答复到省厅的哪个部门,你告诉我,我现在就去省厅去取。朱处长你这里就没有备份的吗?
  朱处长:我不对你答复。
  刘文泉:我是此事的举报人,为什么不对我答复。
  朱处长:我在工作,我忙。
  刘文泉:你忙的连拿出调查材料的时间都没有吗?或者说他们到底有没有错呀?
  朱处长:我忙,我在工作(就是不回答问题)。
  刘文泉:因为省厅派你去木兰县调查的,因此你必须给我调查结果。
  朱处长:省厅也没有派我去(木兰县)。
  刘文泉:那是谁派你去的木兰。
  朱处长:我不回答你这个问题,我现在忙,我在工作。
  刘文泉:你现在忙,那我下周来,你能给我答复结果吗?
  朱处长:你下周来也一样,我不对你答复(以上均有视听证据)。
  直到今天他们也没有给出调查结果,而木兰县国土局却以沈阳督察局都过问过此事了,也没有查出毛病为由,从而误导不知内情的相关领导的质问。
  木兰镇政府郭云鹤副镇长在回答刘文泉提出的土地经营权流转合同时,当时两人的对话。
  刘文泉:我问一下郭镇长,以“昊伟集团”之名同村民签定的“土地经营权流转合同”都是你组织签定的吧?
  郭云鹤:对,我是具体工作人员。
  刘文泉:我问一下,“昊伟集团”承包的土地,这笔钱是谁出的?
  郭云鹤:肯定不是木兰镇政府出的。
  刘文泉:是“昊伟集团”出的吗?
  郭云鹤:这个具体我们得听县政府的,好像是县财政拿的钱。
  刘文泉:你们得听县政府的呗。
  郭云鹤:对,具体操作我们得听县政府的,县政府让我们咋干我们就得咋干。
  刘文泉:因为“流转合同”上是木兰镇政府授“昊伟集团”委托,我问一下,你们木兰镇政府有“昊伟集团”的授权委托书吗?
  郭云鹤:这个委托书,你可以找相关部门来问,或者是找律师来问,不是你来问我就能答复你的。
  刘文泉:我问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授权委托书。
  郭云鹤:这个委托书不是你要我就能给我看的。我现在不能答复你有没有这个问题。
  刘文泉:我就问你有没有这个授权委托书。
  郭云鹤:我告诉你肯定有这个委托合同。
  刘文泉:啊,肯定有,那你看到这个委托合同了吗?
  郭云鹤:这个合同我没看着。
  刘文泉:那你是代表木兰镇政府同村民签定这个“流转合同”,为什么没看到授权委托合同,就以“昊伟集团”之名组织村民签定“流转合同”呢?
  郭云鹤:刘哥我跟你说句实在的,你如果拿手机录,咱们之间就没有意义了。
  刘文泉:这个“转租合同”的问题,我已经查清了,根本就不是“昊伟集团”承包的,因为“昊伟集团”是从县政府手中拍卖来的承包权,所以你们一直在欺骗村民。
  郭云鹤:即然我敢把合同都给你拿出来了,你可以随便告,随便告。
  另外,刘文泉到木兰县纪检监察室向工作人员左栋索要木兰镇政府欺骗村民签定的“土地经营权流转合同”的调查结果时,当时两人对话。
  左栋:此事王县长(王忠勋)已经跟你解释完了。
  刘文泉:正因为王县长解释完了,才把他们弄虚作假成为事实了,你们得调查处理呀。
  左栋:既然王县长已经承认了,那就是县政府的事了,我们县纪检委管不了县政府。
  刘文泉:签合同是木兰镇政府签的,我告的是木兰镇政府。
  左栋:木兰镇也是替县政府干活的,我们(纪检委)还是管不了。
  刘文泉:我就问你们纪检委管不管?
  左栋:因为王县长已经承认了,他们确实有这个毛病,并且已经跟巡视组反馈完了,我们管不了。
  综上所述,刘文泉上访多年,各级部门均以上级部门已经审查通过为由,搪塞误导当事人和审查的相关部门领导,从而掩盖事实真相。
  以上内容均有当事人所提供的视频、录音为证。
(转载于华夏报道网)
同城信息(Icity):
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