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红豆社区 娱乐休闲 游山玩水 → 生态景迈山之一 ——突破生命的围...
社区广播站:
  推荐:
  标题: 生态景迈山之一 ——突破生命的围城 (您是本帖第16个阅读者|本帖回复: 0)
huiju12345678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294 黄豆:0
经验:244
主帖:94回帖:66
注册时间:2017-08-08
来自:


  回复  引用 悄悄话 评价  收藏  看楼主  [更多功能] 发表于 2017-09-14 10:09 第1楼  
打印|帮助|
娇艳的紫色兰花绽放在景迈山糯干古寨(或称糯岗古寨)小巷旁,为灰色调的古寨平添了一抹靓丽。她无疑是命运的宠儿,突破了生命的围城,没有被景迈山如侏罗纪恐龙怪兽般恐怖大树所遮挡,奢侈地享受着阳光雨露的滋养,最终完成了生命的绽放。作为个体,她可以靠命运的眷顾,但作为物种,则需要用悠长的岁月建立其生存的法则——附生,让娇小的自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附生在其他高大植物远离地表的枝干上),来获得阳光。如果说附生是“管住不管吃”,一如人们对兰花谦谦君子的评价,那么丛林中生命的围城更多的,绝不如此温文尔雅,“捕猎者”在完成最后致命的一击之前,甚至要耐心地等待几百年,而本文的故事,恐怕要从一千年前说起。









  图1 “荟聚网的植物分类学家”认为这是附生植物石斛兰,这方面我是外行,但有一点她肯定是判断正确的——这株兰科植物是附生在一段枯死的木桩上







  图2 “荟聚网的植物分类学家”面对的榕树主干像不像侏罗纪恐龙?图片中目力所及的所有稍粗的枝干其实都是这棵榕树的组成部分,如果“石斛兰”不是附生植物,弱小的“石斛兰”就只能生长在地表,那么“她”将被充满“恐龙”的热带雨林严密遮挡,最终因得不到阳光而夭折

很久、很久以前,一只美丽的报喜鸟飞到了一棵树冠华美、高大挺拔的香樟树上,但她给香樟树带来的,可绝不是什么喜讯,因为她肚子里残留着一粒无法消化的榕树种子,更不幸的是,她骄傲地抬起了她那美丽的尾羽,将这粒榕树种子连同粪便一起遗留在香樟树主干的树梢上。









  图3 有婴儿胳膊粗的榕树气根沿着宿主的树干向下生长

时光荏苒,一晃几百年过去了,具有寄生习性(与附生不同,寄生植物不但附着在宿主植株上以便获得阳光,而且会从宿主的体内获取营养,因此宿主是“又管住又管吃”)的榕树吮吸着香樟树的营养,当年种子萌发时细弱游丝的根须(这时还算气根)已经犹如婴儿的胳膊。就像婴儿会长大成人,又一段漫长岁月过后,“婴儿的胳膊”(见图3)变成了“壮汉的臂膀”,并编制成网(见图4)。不变的,是这根系一直吸附在香樟树上(过着寄生生活,吸收香樟树的营养)并向大地的方向一寸、一寸地下挪,以便真正植根于景迈山的大地上。这个过程是如此缓慢,恐怕以年计,也无法感知变化。最终需要上百年甚至几百年,图3中的榕树,才能演化成图4中的模样!



图4 包裹在宿主树干外的榕树气根已经有成人胳膊粗,并编织成网



又是几百年过去了,耐心之至的榕树终于突破了自己的生命围城,将根深深地植入景迈山的大地里,网状的气根已经连接成完整的树干,渐渐地将香樟树完全地包裹起来(见图5),时机终于到来,他在发起最后的总攻,对香樟树进行绞杀,仅仅在根部还露出不足半人宽的缝隙,故意露出宿主不同质地的树干(见图6与图8),去炫耀着自己的得意——榕树是“绞杀现象”中的“高人”,鲜有失手!









  图5 一侧的气根已经完全融合成树皮一样得树干包裹在“香樟树”外面,另一侧没有完成融合的部分宿主与寄生者的主干质地分野明显、泾渭分明,此时的榕树已经完成对宿主的绞杀。而榕树种子萌发的地方,应在榕树主干未融合部分的顶端融合点以上







  图6 榕树仅留出半人宽的缝隙,为了骄傲地展示他的战利品,诏告天下绞杀成功!

荟聚网一直致力于用通俗、可读性强的方式讲述科学问题,这次算是又一次的尝试。本文用景迈山糯干古寨发生的,真实的生态故事,讲解了附生与寄生植物的区别(附生“管住不管吃”,寄生“管住又管吃”),以及附生、寄生在生物学上的意义(都是能在植株弱小时获得生长所需的阳光);讲述了热带雨林中绞杀现象及过程;讲述了榕树的习性和生长规律。虽然为了增加可读性,由报喜鸟传播种子是杜撰出来的,但用鸟类的粪便传播种子,并绞杀寄生宿主却是榕树的习性。









  图7 深灰色是糯干古寨的主基调,颜色鲜艳处是古寨南传佛教(小乘佛教)寺庙。而寺庙背后近在咫尺处就是散落着四棵巨大榕树(处于绞杀宿主的四个阶段)的密林

另一个“不真实”的地方,是上面的生态故事是同时发生在四棵巨大的古榕树上的。在糯干古寨小乘佛教寺庙后面的原始丛林里,那四棵巨大的古榕树正好处于从寄生到绞杀的四个阶段上。之所以要“科普”这个关于“石斛兰”和榕树“突破生命围城”的故事,是因为没有这些概念,我们就无从理解景迈山的古树普洱茶为什么会有如此独特而上佳的口感——野性、回甘、兰花香气;我们就无从理解景迈山古树普洱茶为什么是根本不需要农药和化肥的,具有食品安全方面最高等的级别——没有经过有机认证的“有机产品”,景迈山普洱茶古树,是用机方式不间断种植了1400年!甚至,我们都无从理解千年的古树普洱茶树为什么会形成遒劲犹如艺术品的美丽树形(上述三点的内在逻辑容后详述)。









  图8 一棵景迈山千年普洱茶古树“百龙竞舞”般的枝干是如此遒劲而充满美感,但如果不能了解景迈茶树上的寄生植物,就无从知晓这“美感”源自何处,更无法从深层次进行欣赏


图9 要想知道这四棵古榕树有多大,先看看第2棵古树一条已经“落地生根”的气根有多大,这简直就是“恐龙”的脚趾!



大美无言,唯有脚下的落叶随着每一次的落步而沙沙作响,似乎想娓娓道来这里迷人的生态故事。凌晨的骤雨将周遭的一切洗涤得洁净、清爽,空气里散发着青草、野果和香樟树的芳香。在这样幽静的林中漫步,一方面让人轻松、平静,忘却烦恼与琐屑,另一方面,又极大地激发人的探所欲。荟聚网既然致力于成为“中国体验型农业旅行”的第一平台,那么,不将景迈山、不将糯干古寨这样的生态圣地推荐给朋友们,那将是一种罪过。




景迈山不仅仅有古树普洱茶,也不仅仅是品茗爱好者的朝圣之地,景迈山是生态学的教科书,是科普教育的圣殿,只要是喜欢大自然的朋友,就一定会爱上这里!就像我的同事,之所以被我戏谑为“荟聚网的植物分类学家”,是因为关心生态、喜爱“沾花惹草”的她,走进糯干古寨的林子里,马上就兴奋得两眼冒“贼光”,许多东西都要一探究竟!景迈山在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但似乎在公众中的知晓率并不高,原因恐怕是在过往的宣传中,过多地强调了景迈山“神农遗种,世界唯一”的茶,以及茶种植发祥地的属性,景迈山其实像所有真正的杰作一样,从不同角度看,都会给人以美感,就像荟聚网田野调查组,每次来景迈山都会有全新的收获。




能完成荟聚网此次景迈山田野调查,要感谢南庄姐姐和她的整个家族,甚至糯干古寨的有效保护也要归因于她的至亲——她的父亲和她的哥哥。当然,作为荟聚网即将开辟的第二条体验型农业旅行线路——“走入拉祜人家,澜沧体验之旅”的有力推动者,拉巴乡的左乡长、苏副书记是居功至伟的。



如果认为“突破生命围城”的故事就此结束,那就大错特错了,就在“荟聚网的植物分类学家”为被绞杀的香樟树(第4棵树)而伤感、祈福的时候(如图9),我们惊奇的发现,被绞杀的“香樟树”已经顽强地从一个窄缝中探出了一条侧枝,侧枝向上生长着,甚至比绞杀者还要枝繁叶茂!之所以在“香樟树”上加引号,是由于树叶距离太远不易观察,“荟聚网的植物分类学家”只是初步判断被绞杀的宿主是香樟树。其实,这是不是香樟树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重要的是“香樟树”已经书写了一个关于坚韧不放弃,就能“突破生命围城”、创造世间奇迹的故事。这是一个“万类霜天竞自由”的世界。景迈山是不缺少奇迹的地方,这里不仅仅有景迈古树普洱茶,这里是一个让人感受生命奇迹,感悟人生意义的生态圣殿。





荟聚网和中国傩城原创文章,欢迎登录转载并注明出处链接。
同城信息(Icity):
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