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红豆社区 城市论坛 百色论坛 → 【六首诗歌】-美好的想象总是诗人...
本版版主:凌云草
社区广播站:
  推荐:
异椰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14876 黄豆:147
经验:7665
主帖:261回帖:7339
注册时间:2016-07-08
来自:巴西巴西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0 发表于 2017-09-25 19:33 第21楼  
随笔,
是人的心笔,随笔的妙处在于随心的魅力。随笔自然要写出,供嗅、察、听、看、的感悟;但最根本的一点是,作者必须酝酿和记录下,心灵中自然形成的体验。由此可知:随笔的内容是感悟的妙趣,并富有情趣地表达,文学不外是生活中某种感悟的提升。
戏说-阿波罗时代-/异椰

         自从世俗的肉眼,扫亮海口的城市,哀怨而威严的祖婆,已存在异椰身边,看着祖婆的嘴巴,知道世界上,一个遥远的地方,有个防城
祖婆】:“防城沙虫好吃,防城沙虫多喔!记住,你是防城人。”
这种灌输比启蒙教育更早,内心想,天堂防城人真幸福

海南是’福建‘人的后裔,只懂大口吃肉,不屑沙虫故价贱。
邻居说,
现在才知海鲜好,三十年前你们当饭吃,你们为何那么聪明?

还有更多为何?防城异椰为何胞衣落天涯
57年,父亲从部队转军垦,舍弃新疆、北大荒奔南蛮之地。哪里除半野人,便是猴子,早期的海南人去南洋种橡胶,拿30万光银回海口盖五层楼,而父亲种橡胶为国家换成现在,异椰是否‘农场主二代’,天地万物是不能假设的。

南蛮之地,6年折腾父亲舍弃林海洪荒,再回人间海口。这时的‘海口’跟祖婆一样,沧桑而忧伤。祖婆的忧伤,全因祖父不在争气。‘海口’的忧伤,全因一个防城人,邓本殷不在纵横。

小家碧玉的‘海口’,年轻貌美时,是“私货”的天堂,午夜时分,海北等接货,也可能村妇肥,也可能海贼肥,丛林法则。

父亲早有谋划,57年接防城祖婆,为防城籍新人类降生。异椰的胞衣跌落,五指山野人窝,
而海口是摸爬滚打之地,待到能街头纵横时,祖婆完成使命,十年的守护,功德圆满。

父亲的金钱,照耀不到防城祖婆,在天堂防城,祖婆的日子皱巴巴。

没有祖婆的日子,母亲领料回家里做,好照看几个‘牛魔王’。那时家里,已经有‘标准版’缝纫机,不过那是赚钱工具。

空气紧张,凄厉警报声,时常响起,异椰躲哪里呢?在母亲的衣车板下辟邪。这是母亲翘头问,怕吗?
那代人绝少懦夫,这种事,跟夹菜一样平常。

异椰关心吃,在票证面前,人人平等,绝少贪腐。后来的后来,才知晓,勒紧裤腰带,搞两弹一星。
69年,美国阿波罗登月,70年中国卫星‘东方红’划破美国的夜空。
月球漫步的宇航员说:迈出个人一小步,更是人类一大步
国内那些‘披头士’,穿着‘喇叭裤’,扭捏八字步。喇叭裤闲聊女人香,异椰正睡梦里,谋发明搞创造。

那时的五仁月饼,瓜子仁计斤收购,家家户户剥。发明剥瓜子机,财富在招手,天天想夜夜梦。慢慢感觉梦少了,喜欢起女人体香,荷尔蒙掌控命运,少年时期到来了。

无聊折磨人,父亲单位大堂,晚饭后开放到10点半,实在找不到乐子的人,找报纸新闻装文人。异椰智商大爆炸,书少读,报纸没少看。十几份报纸看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从米格17到19,再到21又23,世界已过经年。

本事比身体更强壮时,父亲说海南燕子岛,我们海北人,得飞走。在深圳上空,盘旋三圈,此地可住
久无音信的祖婆来信:“见你们已无命,务必回见一面,筹路费母猪卖。”穿上锦衣,千里归程掐指

异椰长得跟亲戚一样吗?即将见到,故土亲戚,按捺激动,牢锁激动此时祖婆的衰老,介于文物与化石之间。
【异椰】:“祖婆,还记得海南话吗,还记得海口吗?”
【祖婆】:“那年回来,第一句话开灯,引她们大笑,这里哪有电灯
【村妇】:“三婆,这些是你“哄”大的孝孙吗?”
【祖婆】:“棍棒打大的。”上下两颗,偏路的牙齿,撞击激烈。

十几年后再次露出,海口那时的威严。此时的亲戚,一眼望去,个个咧嘴,人人雄鸡。
-----------------------------------------------------
鹭凄嘴孤尖,月圆双鹤剪。虾惊镜水溅,萤火净空俭。
同城信息(Icity):
异椰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14876 黄豆:147
经验:7665
主帖:261回帖:7339
注册时间:2016-07-08
来自:巴西巴西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0 发表于 2017-09-27 00:57 第22楼  
层林尽染行雁,
蓝天洗尽秋风
霜夜单裘尽滚,
落叶吼。

怀乡荷萎蛙愁,
眉碎眼重草枯。
岸回千浪声皱
舟识未有归途。



[此帖于 2017-09-27 01:25 被 异椰 编辑]
-----------------------------------------------------
鹭凄嘴孤尖,月圆双鹤剪。虾惊镜水溅,萤火净空俭。
同城信息(Icity):
敏感仙鹤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762 黄豆:0
经验:600
主帖:68回帖:523
注册时间:2015-11-11
来自: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0 发表于 2017-09-27 08:56 第23楼  
不明白"度日"所指,又见加精,好奇进来扫了一眼,还是弄不知度日是什么意思?
同城信息(Icity):
敏感仙鹤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762 黄豆:0
经验:600
主帖:68回帖:523
注册时间:2015-11-11
来自: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0 发表于 2017-09-27 09:04 第24楼  
楼主给我上上一课呗
同城信息(Icity):
异椰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14876 黄豆:147
经验:7665
主帖:261回帖:7339
注册时间:2016-07-08
来自:巴西巴西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0 发表于 2017-09-27 10:10 第25楼  
引用:
作者: 敏感仙鹤
楼主给我上上一课呗


度步,懂吗,脚走路。

度日。是日子走路。






  
-----------------------------------------------------
鹭凄嘴孤尖,月圆双鹤剪。虾惊镜水溅,萤火净空俭。
同城信息(Icity):
异椰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14876 黄豆:147
经验:7665
主帖:261回帖:7339
注册时间:2016-07-08
来自:巴西巴西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0 发表于 2017-09-29 11:06 第26楼  
随笔,
是人的心笔
随笔的妙处在于随心的魅力。随笔自然要写出供嗅、察、听、看、的感悟;但最根本的一点是,作者必须酝酿和记录下,心灵中自然形成的体验。由此可知:随笔的内容是感悟的妙趣,并富有情趣地表达,文学不外是生活中某种感悟的提升。
口述-父亲的军人做派-/异椰


一样米养百样人,逢人必喊‘老师’是文人,逢买必‘砍价’是妇人,逢追必跑是贼人,军人又如何啊?
母亲日见衰老,也日益喜欢说父亲的军人做派
【异椰】:“娘,你是不是老年痴呆?”
【母亲】:“你给钱我数,对了归我。”异椰头两边摆,不敢。

母亲起,父亲那遥远的旧事。

那是1964,那时的社会很严谨,派遣父亲去海南白沙,黎族地区做“四清”。“同吃、同住、同劳动”三同。
耕牛是公社生产工具,需体力奉献完才奉献肉体,叫彻底奉献

那年头油水少‘三同户’分到牛肉,父亲命,心急落肚。
【父亲】:“切大块,切大块,吃肉是吃感觉。”
‘三同户’到“吃感觉”,觉得城市人真有文化。

走不了路的老牛,都是死筋老肉,父亲生火开煮,看守个把小时,眼睛碌碌,想吃,‘三同户’说还不烂。
【父亲】:“肉烂融下肚,慢慢嚼有味道,吃肉吃味道。”
‘三同户’到“吃味道”,觉得城市人太有文化。

嘴里的牛肉,嚼半个小时,还有感觉,就是下不了肚。已经没味道,就是下不了肚。‘三同户’眼巴巴看,想第三次学文化。
父亲在其军人生涯里,只攻不退,同时作风雷厉风行。‘三同户’没看清,父亲就直接下咽,卡住喉咙进退两难?

这一点不奇怪,父亲的军人做派,在‘椰‘掌控之中
椰7-8岁的时候,家里吃饭。
【父亲】:“吃饭不能说话,把话说完在来吃。”温怒的表情。
【异椰】:“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啊?”
【父亲】:“说话吃饭慢,以前打游击的时候,吃饭是塞入嘴巴的。保安团围剿枪声响,立马跑十几个山头,吃快的饱,吃慢的饿,队伍里有饱有饿,只有大队长饿,才找地方做饭。“

父亲动筷子前,静默观察几分钟,饭菜里那个是’101’高地,那个是’103’高地。
通盘考虑之后,筷子沾一沾水,感觉象机枪加水。
筷子一动就不会停,筷子一放下,就说“解决了”。吃饭是“享受”,“解决”不太顺耳。
在父亲的生命历程里,从没见过复拿筷子,隐隐约约象打完仗转移阵地,只在宴席上,见过复回餐桌,拿还剩酒的酒瓶,别浪费。



【母亲】:“户主拼死相救,还是有独门秘诀,翻吊让吐出来。”
‘三同户’说,牛奉献了力,又奉献了肉,‘同志爸’你不能再奉献了。
海南黎族对共产党的人,土话称呼,青年的叫‘同志哥’,上辈分的叫‘同志爸’干部叫‘父母官’。

从词意上说,奉献、牺牲是一个意思。为使命成为祭品叫奉献,也叫牺牲。

         什么叫军人?用生命践行使命叫军人
-----------------------------------------------------
鹭凄嘴孤尖,月圆双鹤剪。虾惊镜水溅,萤火净空俭。
同城信息(Icity):
异椰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14876 黄豆:147
经验:7665
主帖:261回帖:7339
注册时间:2016-07-08
来自:巴西巴西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0 发表于 2018-06-26 11:12 第27楼  




-----------------------------------------------------
鹭凄嘴孤尖,月圆双鹤剪。虾惊镜水溅,萤火净空俭。
同城信息(Icity):
异椰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14876 黄豆:147
经验:7665
主帖:261回帖:7339
注册时间:2016-07-08
来自:巴西巴西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0 发表于 2018-07-19 17:08 第28楼  
黎母山瘴云飞,梆声尘归。
琼中拓荒沦落客,红旗伟业哪能悔。
故园蒲草青青摇,恋母慈儿双鬓衰。
遥思清辉与明月,共渡缘云过海。


-----------------------------------------------------
鹭凄嘴孤尖,月圆双鹤剪。虾惊镜水溅,萤火净空俭。
同城信息(Icity):
异椰的头像
头衔:注册会员
绿豆:14876 黄豆:147
经验:7665
主帖:261回帖:7339
注册时间:2016-07-08
来自:巴西巴西


  回复   编辑 引用  悄悄话   只看TA  点评此帖    0 发表于 2018-08-06 05:15 第29楼  
尘世的人屑,来来往往
静不下来,更停不下来

一棵树喧嚣多久
才能打造一座自己的寺院

远空,被风吹的寺院门
一直与天地无缘

-----------------------------------------------------
鹭凄嘴孤尖,月圆双鹤剪。虾惊镜水溅,萤火净空俭。
同城信息(Icity):
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