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狗贼送上你餐桌的狗肉,可能是我邻居家的大笨狗
作者:贺州懒猫 2019-01-05 21:17 来源:广西新闻网-红豆社区



今天的天气,很冷,以至于脑子都冻得转不过弯来了。

今天的心情,更是从天没亮凉到天快黑。
说说傍晚的事吧。
傍晚吃饭时,大门微动,我望了两次,也没看见那个大狗头。

快吃饱的时候,我妈说:“那个大狗,被人‘闹’了。”
我一愣:“刚才门动,我还以为是它来吃骨头。”
“不止大狗,连两个狗仔也被‘闹’了,邻居家另外那条养了好多年的大黄狗也挨了……”我妈有点遗憾的说。
“最近好多狗都挨了,瘦瘦点的都挨了!”我妈又补充到。
“可恶的偷狗贼,抓住就往si里打!”我愤愤不平的想起了我家被“闹”的狗,同时也回忆起了邻居家那只大狗,我爸给它取的名字叫“大笨”。
大笨还没生娃之前,偶尔就卧在我家门口,老爸用脚给它挠痒痒。其实,脚放在那个皮毛身上也很舒服,大笨也挨着我的腿坐过。
大笨体格健壮,异常健壮。它嘴巴比脑袋 没小多少,脑袋比我都大,不熟悉的人看了都感到害怕,熟悉的人却知道“大笨”憨厚,平易近人。
大笨有七八十斤的样子。曾经因为与其他狗追赶嬉戏撞倒了一个路人,这应该是它唯一的罪过,无意的。
大笨的主人养了它有多久了,我不知道,因为我极少出门,它好像也是。
我只记得是我家老狗上天堂的纪念日前四天,我装山泉水回来,在家门口,大笨路过,摇着尾巴,脑袋直往我怀里钻。
在那样的日子里,看起来这么庞大的狗毫无准备的跟我套近乎,有点意外又倍感亲切。壮着胆子摸摸它,简直好像自家的狗一样温顺。从此,每次回家,几乎都能看到它来。大笨名不符其实。有一次我给东西它们吃,大笨看到鸡也来吃,便去扑咬它们。我立刻制止了它,严肃地跟它说:“不准去抢鸡的,不准咬鸡,要大家一起吃!”从此,再没见过它的大嘴瞄准过鸡。
“我家狗生了”邻居说。
“生了几只”我妈问。
“八只”邻居答。
怪不得这些天不见大笨,原来当母亲了。
奶孩子的大笨,瘦了点,比以前更能吃了。馒头包子,两口吞下一个。
最近一次见大笨,是两个星期前。我呼唤它,跟我去扔垃圾,像自己家的狗子一样……
然而,往后余生,大笨再也不会来啃骨头了……
其实,我本不忍心告诉大家,大笨最后的归宿是陌生人的餐桌。
大笨在你的胃里度过了一天,却在我的脑海里度过了永远……


我相信,每个养过狗的农村家庭,都有过狗被偷狗贼下药的经历。但真不敢相信又不得不信,在不算偏僻的农村,这个年代还真有人敢来对狗下药,并且还有胆子更大的人,敢在这个季节,吃狗肉。














以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意见,不代表红豆社区的观点